扫一扫 关注杂志 二维码
  • 日本学刊网欢迎您!
唐家璇:坚定信念,克服困难,共同开创中日关系和东亚发展新局面
作者:唐家璇     时间:2015/4/14 23:58:00

(原载《日本学刊》2013年第6期)

  2013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生效35周年,是中日关系值得纪念的一个年份。

  35年前的此时此刻,邓小平先生正在日本进行历史性访问。他在访问期间同福田赳夫首相共同见证双方互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宣布条约生效。这次访问也正值中国改革开放即将起步之际,邓小平在日本的所见所闻,对中国的发展变化产生了深远影响。他到访了日本各地。在大阪参观松下电器公司时,同松下幸之助先生见了面。我有幸在场聆听了两位老人和智叟的对话。松下先生提出的繁荣“周期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说,历史上世界繁荣的中心曾经由亚洲转到欧洲,近百年来又从欧洲转到美洲,相信21世纪将回归亚洲。届时日中两国将发挥核心作用,双方应加强合作,为世界的繁荣、和平和幸福作出贡献。对此,邓小平先生表示赞同。

  35年后的今天,松下先生的预言正在成为现实,其远见卓识令人钦佩。随着国际地区格局风云变幻,亚洲在世界政治经济版图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断上升。我们所在的东亚占世界经济的比重达到四分之一,近年来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超过三分之一,成为当今世界最具潜力和活力的地区之一。特别是东亚区域合作方兴未艾,整个地区正在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东亚各国的利益和前途命运也前所未有地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这些年东亚取得长足发展,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东亚没有发生战乱,使本地区各国能够专注于发展。然而,当前东亚地区并不太平,冷战阴影尚未完全消除,传统、非传统安全问题时而突出,紧张对立不时升温。东亚要实现经济转型升级、深化区域合作,实现持久繁荣,必须树立利益和责任共同体意识,努力超越差异,共同管控好矛盾分歧。

  东亚是中日两国安身立命的共同家园。作为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中日两国的经济总量占整个世界的20%,东亚的80%,毫无疑问对地区稳定、发展和繁荣肩负着重要责任,两国关系的走向也将直接影响东亚发展的前途和未来。中日要强化责任意识和使命感,把握住亚洲崛起的机遇,顺应和平、发展、合作的时代潮流,在实现各自进一步发展的同时,共同做地区和平稳定的维护者,区域一体化的推进者,亚洲振兴的引领者。

  中日两国有着长达两千多年的友好交往,源远流长的文化交流促进了两国各自的发展繁荣,也为人类特别是东亚文明的发展作出了贡献。近代以来,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对华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留下了至今难以愈合的心灵创伤。上世纪70年代,两国老一辈领导人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作出恢复邦交、发展和平友好关系的战略决断,揭开了两国关系史的新篇章,两国从隔绝对立走向友好合作,给亚洲和世界历史发展进程带来了深远影响。

  我们纪念《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生效35周年,回顾战后两国关系发展历程,最重要的就是要通过重温和确认条约等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内涵和精神,更好地把握两国关系的正确发展方向,妥善处理当前面临的问题。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等中日四个重要政治文件是两国在邦交正常化后不同发展阶段就发展中日关系得出的最重要共识,凝聚了双方几代领导人和政治家的心血和智慧,是中日关系最为宝贵的政治财富。我想其中揭示的深刻精神内涵可以概括为以下三条:一是要以史为鉴,和平共处;二是要相互尊重,世代友好;三是要互利合作,共同发展。归根到底,就是中日两国必须坚持走和平、友好、合作、互利、共赢之路,这是双方唯一的正确选择。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当前两国关系面临严峻局面,处在何去何从的重要关头。2012年9月,日本政府不顾中方坚决反对,执意对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导致中日关系陷入邦交正常化以来最为严峻的局面。同时,日本国内历史问题的升温进一步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毒化了两国关系气氛,增加了有关问题的解决难度。受此影响,两国民众彼此好感度降到历史新低。这种局面长期持续下去,不符合中日任何一方的利益,也不利于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如何克服困难,打破僵局,推动两国关系回到正常发展轨道,是需要两国各界有识之士共同思考和探讨的迫切课题。我认为双方可从以下三个方面作出努力:

  (一)要正视问题,消除障碍

  中日关系当前主要面临两个突出问题:一是钓鱼岛问题,二是历史问题。双方首先必须正视问题的客观存在,要认识到改善两国关系绕不开这两个问题,必须妥善处理。钓鱼岛问题由来已久,其历史经纬十分清楚。过去40多年来之所以没有成为阻碍两国关系发展的突出因素,是因为两国老一辈领导人高瞻远瞩,就“放一放,留待以后解决”达成重要谅解共识。中方基于这一共识在钓鱼岛问题上长期保持了克制。2012年日方挑起“购岛”争端,打破了40年搁置争议的现状。中方别无选择,必须采取措施维护国家领土主权。

  日本政府最近到处宣称,中方是在用实力改变现状,这与事实完全不符。必须指出的是,长期以来中方一直坚决反对日方对钓鱼岛采取任何单方面行动,从未承认日方的所谓管控,所谓钓鱼岛的“现状”绝非日方在钓鱼岛海域的单方面存在,而是双方事实上维持的搁置争议局面,打破这一局面的正是日方。我要强调的是,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同时中方始终致力于通过对话磋商解决问题。我们敦促日方尊重历史、正视现实,同中方就钓鱼岛实质问题继续开展认真磋商,寻求管控争议和解决问题的办法。

  历史问题曾经长期困扰中日关系。日本政府和领导人在靖国神社等事关二战侵略历史的大是大非问题上采取什么态度和行动,事关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事关日本同亚洲邻国关系的未来,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我们呼吁日方以国际视野认识历史问题,切实恪守历届内阁迄今作出的郑重表态和承诺,多做有利于抚慰广大战争受害者心灵创伤的事,以实际行动维护中日关系大局,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二)要端正认识,重建互信

  近年来中日关系问题频发绝非偶然,深层次原因是彼此认知和定位出了问题。改善两国关系,不仅要治标,更要治本,当前尤其需要日方作出更大努力,解决好两个战略取向问题:首先,日本到底视中国为对手还是伙伴?视中国的发展为机遇还是威胁?我感觉,最近一段时间,日本国内谈论“中国机遇”的声音在减少,渲染“中国威胁”的论调在增多。有日本媒体指出,安倍政府的内外政策处处透出防范牵制中国的意图,外交上甚至要联合其他国家“围堵”中国。我希望这不是日本政府的政策。但如果真有人有这样的意图,我想原因不外乎两种:要么是对华认知出现了偏差,要么是要想通过渲染“中国威胁”来达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我希望是前者,因为后者不仅行不通,而且十分危险,是置日本自身乃至整个地区利益于不顾的体现,损人而不利己。

  其次,日本到底是东亚国家还是域外大国的代言人,要为东亚的发展服务,还是为域外大国的地区战略服务?近年来,在东盟主导下,东亚区域合作呈现良好发展势头,10+1、10+3、RCEP等合作机制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团结、合作、互助、发展是东亚国家的共同愿望和诉求。随着亚洲地位的提升,不少域外大国纷纷聚焦本地区,积极加大投入。我们欢迎域外国家参与和支持东亚的发展,但也有个别国家热衷于炒作政治安全敏感议题,在本地区搬弄是非、挑拨离间,为东亚一体化进程设置障碍。此时此刻,人们十分关注作为本地区主要发达国家的日本要扮演什么角色?现在日本国内有一种论调,认为日本应当依靠域外大国,维持在本地区的优势地位。我想,亚洲的发展最终还是要依靠亚洲国家自己。任何国家企图在本地区人为制造紧张对立,搞以邻为壑都是不得人心的,也不可能实现。

  我们理解日本是西方一员,乐见日本同域外国家发展正常关系,但如果日方认为这样就万事大吉,从而轻视同中国等亚洲邻国的关系,这只会使日本的路越走越窄。我们希望日本真正将自己视作亚洲的一员,视亚洲振兴为己任,妥善处理同邻国的关系,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大局、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发挥建设性作用。

  我还要强调的是,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是从自身根本利益出发作出的战略抉择,我们将排除各种外来干扰,坚决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中国的发展将给地区和世界持续带来更多发展机遇。希望日方能树立客观理性的对华认识,奉行积极的对华政策,真正把中日第四个政治文件中关于两国“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相互支持对方的和平发展”的重要共识落到实处。

  (三)要求同存异,合作共赢

中日之间存在一些分歧并不可怕,关键在于能否着眼大局,求同存异,有效管控矛盾和问题。中美之间的分歧也不少,但两国在双方领导人引领下,正朝着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目标扎实迈进。中苏曾经长期对立甚至对抗,但现在中俄建立了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印之间也存在领土问题,但双方有效管控了有关边界分歧,长期保持了边界的总体和平与安宁,2013年10月印度总理成功访华,中印双方又签署了两国政府边防合作协议。战后中日两国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能够恢复邦交、缔结条约,很大程度在于两国老一辈领导人发挥了求同存异的精神。他们当年的战略眼光、政治勇气和高度的政治智慧,值得双方长期持续继承和发扬光大。

  中国日报社和日本言论NPO最近进行的民调显示,中日两国民众彼此不持好感的比例均高达90%以上,但同时两国也都有超过70%的民众认为中日关系十分重要。我认为前者固然值得重视,应该努力设法扭转,后者同样不容忽视,因为这反映的是一种理性诉求。两国绝大多数民众都希望中日和平相处,不再兵戎相见;要合作共赢,不要对抗对立。我认为,当前两国的主流民意是希望双方妥善处理矛盾分歧,推动两国关系早日改善发展。

  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是当今世界的发展潮流,任何一个国家要实现发展繁荣,都不能置身其外,独善其身。当前,中日双边贸易额超过3000亿美元、每年人员往来高达500多万人次。两国经济相互依存,利益高度交融,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不管两国关系面临多大困难,我们都要认识到发展长期稳定的中日关系符合两国的长远和根本利益。越是在困难的时候,越是要坚定中日友好信念,多释放积极信息,多做实事,为两国关系改善发展积累条件。我们要持之以恒地推进两国地方、文化、青少年等各领域的友好交流,在交流中增进理解和信任;我们要顺应世界经济发展潮流和两国各自发展需要,深化在贸易投资、能源环境、财政金融和高新科技等多双边领域的合作,在合作中实现互利共赢。

  在当前两国关系逆境中,我认为两国政治、经济、学术、传媒各界的精英坦诚对话、理性思考、求同存异具有重要意义。我们寄希望于两国人民。在战后中日关系重建和发展进程中,两国民间始终走在两国关系的前列,发挥了“以民促官”、“以经促政”的重要作用。衷心期待两国各界的精英既立足现实,又着眼长远,在对话中促进理解,在交流中增加信任,在讨论中凝聚共识,共同为推动两国关系恢复正常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

  35年前,就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生效后不久,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做出了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35年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在此过程中,日本一直是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积极支持者、参与者,也是重要受益者。当前中国经济进入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中国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将进一步释放巨大的内需潜力、市场活力和发展的内生动力,将不断提高增长的质量效益,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和持续健康发展,将为地区和世界经济增长不断作出新的更大贡献。中国进一步的发展需要加强同世界各国的交往合作,更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中国将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始终不渝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坚持亲邻、友邻、安邻、富邻的周边外交方针,愿同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紧密合作,共同致力于建设一个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亚洲、和谐世界。

  当前形势下,中方重视发展中日睦邻友好关系的方针没有变化,我们愿在中日间四个重要政治文件的原则基础上,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继续推进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希望双方共同努力,坚持从两国人民根本利益出发,坚持从地区的和平发展大局出发,共同开创中日关系和东亚发展的新局面。

友情链接
您是本站第501090位访客            版权所有 日本学刊杂志社
  • 本刊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 邮政编码:100007
  • 电话:(010)64039045
  • 传真:(010)64014022 64039045
  • 技术服务电话:400-921-98385
  • 国内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 邮发代号:8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