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关注杂志 二维码
  • 日本学刊网欢迎您!
廉德瑰:"修宪派"与安倍晋三的历史传承
作者:廉德瑰     时间:2015/4/15 0:02:09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研究员廉德瑰在《日本学刊》2014年第2期发表《“修宪派”与战后日美关系的历史考察》。廉德瑰在文章中指出:和平宪法对于美国长期有效地控制日本,不使日本再次成为美国的威胁,具有重大战略意义。而具有民族主义特点的日本“修宪派”从和平宪法制定之始就发誓要修改它,目的是摆脱美国的控制。所以,战后初期“修宪派”一经形成,美国就通过各种手段进行了限制和肃清,从“修宪派”的产生过程可以看到美国对日本民族主义的压制和日美关系不和谐的起源。

  所谓“修宪派”,是指战后日本主张摆脱美国控制,并以修改宪法为政治目标,最终摆脱“战后体制”的政治人物。这些人与战前的极端民族主义——军国主义有各种各样的联系,他们反对美国的控制,因此战后初期受到美国的压制。鸠山一郎、三木武吉、河野一郎、重光葵、石桥湛山、岸信介等人是其中著名的代表人物(当然“修宪派”也并非都在战前与军国主义有关联,如石桥湛三只是因为反对美国而被开除公职)。

  在“修宪派”看来,和平宪法是“战后体制”的核心与象征,因此,修改这部宪法甚至废除它,对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具有实质意义。可见,修宪问题的深层次含义是日美关系问题,也是日本民族主义再次抬头的表现。

  民族主义一般被定义为政治单位与文化、民族单位的同一性思想或运动。其实,民族主义从一开始就具有两面性:当它强调人们对国家民族的认同与归属意识时,往往与爱国主义相联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民族主义可以与爱国主义混同。尤其是近代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是有区别的,当民族主义被过度强调时,则会被排外主义与扩张主义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国家之间的冲突,各帝国主义国家为了证明战争的正当性,纷纷鼓动民族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法西斯主义就是利用民族主义的典型,是排外民族主义和扩张民族主义,而日本的军国主义也利用了民族主义。

  当今日本的右倾化,实际上是一些人企图利用民族主义摆脱美国控制,达到实现日本独立自主和所谓“正常国家”化目的的倾向。安倍晋三执意修改宪法,这也代表了战后日本右倾保守主义和民族主义者的主张。

  安倍晋三是“修宪派”的继承人,他利用美国的亚太战略调整,再次提起修改宪法问题,为摆脱“战后体制”、加强日本独自的防卫能力进行挑战性尝试。安倍虽然强调强化日美同盟,但是骨子里却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要摆脱美国主导的“战后体制”,摆脱美国的控制,恢复日本的大国地位。

  安倍晋三继承了岸信介的遗训,认为战后日本无力化的根源是宪法,实现修改宪法目的之际就是日本完成独立之时。如今,在美国调整亚太政策的背景下,安倍发起了修宪攻势。安倍的修宪主张,是战后日本“修宪派”主张的传承,是“修宪派”的新尝试,也是民族主义势力追求日本“自主独立”努力的延续,这也成了安倍不能获得美国信任的根本原因。

  (一)安倍试图通过修宪摆脱战后体制

  安倍晋三认为,对于现在的日本来说,大患的原因是宪法。修改宪法,就是为了维护他的外祖父岸信介以及明治维新时代的志士为之奉献的日本的独立与自尊而进行的斗争。他还说,修宪是日本恢复独立的象征,也是必要步骤。安倍修改宪法的深层,隐藏着日本民族主义者要摆脱美国的野心。

  安倍一走上政坛,就参加推动修宪的运动。1995年自民党与社会党合作重返政权之后,召开过党内的理念和纲领再认识讨论,核心问题是要不要修改宪法,但是最后没有结果,只好把这个问题搁置起来。对此,安倍与中川昭一等人表示了不满。1997年5月23日,日本国会成立跨党派“设置宪法调查委员会议员联盟”,安倍是成员之一。2000年,日本国会设立了为期五年的宪法调查会。2005年众参两院都提出了报告,这一年自民党还发表了宪法修改草案,其中提出在第九条中加入“自卫军”条款和允许使用集体自卫权的内容。安倍晋三是这个草案起草委员会的代理委员长,委员长是中曾根康弘。党内鸽派河野洋平任总裁时,曾试图把修改宪法的内容从党的纲领中删除,遭到了安倍等人的激烈反对。

  安倍晋三成为日本首相之后,力推修宪进程。安倍继承祖辈的政治遗愿,声称“制定自主宪法”是自民党的结党精神,还称“制定平成宪法是我们这一代的使命”。他在一次自民党内部会议上发言说,他的梦想就是修改宪法与教育基本法。他说,“摆脱战后体制是日本的最大课题”,“恢复日本,并不简单是从民主党政权夺回日本,这是一场从战后的历史中,把日本这个国家重新还给日本国民的战斗”。“他认为,现在的宪法已经制定56年了,一点都没有变化,可以称为昭和宪法。今后我们年轻一代应该制定平成宪法,这是我们的使命。只有这样,才能使日本摆脱战后的束缚。”他还说,日本不能永远被关在笼子里,其实质是要摆脱美国的束缚。

  (二)安倍试图利用美国的政策调整实现自主独立

  安倍修改宪法的主张,是在美国调整亚太战略的背景下提出的。美国对日本宪法的态度,经历了一个转变过程。战后初期美国要把日本变成一个二流国家或者类似于美国的属国那样的国家,但是,伴随冷战的展开,美国开始调整对日政策。朝鲜战争爆发后,驻日美军被调往朝鲜战场,杜勒斯甚至考虑运用日本的志愿兵到朝鲜半岛。这是美国转而重新武装日本的重要背景。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政府决定在日本签署《旧金山和约》后,如果日本要修改宪法,美国将给予支持。

  其实,在美国重新武装日本的政策背景下,日本的宪法已经在50年代逐渐被架空了。1950年7月8日,麦克阿瑟鉴于朝鲜战争的形势,下令日本建立75000人的警察预备队,后来吉田茂被迫同意成立保安队,1954年保安队被改编成自卫队,宪法被架空。但是,当时是日本“护宪派”掌权,“修宪派”影响力不大,吉田内阁虽然同意美国的要求建立自卫队,但是并不想直接修改宪法。对此,杜勒斯曾经无奈地说:“美国在日本处理宪法问题之前,不能要求日本承担军事义务。” 当时的副总统尼克松在1953年访日时说:“宪法第九条是美国犯的一个错误。” 越战之后,特别是苏联出兵阿富汗之后,美国又有人提出由日本分担防卫责任的问题,他们不满日本“护宪派”在安保上“搭便车”。

  在这种背景下,进入90年代之后,日元不断升值,日本经济一蹶不振,自民党内的“修宪派”开始抬头,寻求自主外交和自主防卫。他们认为,日本如果没有防卫能力,经济上是不可能发挥重要作用的。他们还认为,日本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发言权受到美国限制,而欧元则是在法国的核武器与德国的马克基础上得以存在的。日本要想在经济上发挥作用,必须也要有强大的防卫能力甚至拥有核武器,才能真正强化日美同盟,才能应对中国与朝鲜的威胁。近年来,这些声音逐渐增强,后来还迎合了美国重返亚太的主张。

  安倍欲利用日美同盟实现日本自主外交与自主防卫,意在摆脱美国控制。2012年底安倍重新上台,意味着“修宪派”时隔多年再次掌握日本政治主导权。安倍内阁制定的《防卫白皮书》,提出了“强化日本独自防卫能力”的方针,称美国削减防卫预算可能导致其遏制力的减弱,这为日本强化自主国防力量提供了背景。安倍在自民党政权宣言中提出,宪法第九条第一款关于日本放弃发动战争的权利,不以使用武力和武力威胁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在此大前提下,通过修改宪法将自卫队定位为国防军,因为除了自己国家保护自己的国民之外,不能依靠任何其他的国家,言外之意是不能依靠美国。2014年2月4日,他还说:“现行宪法的原案是占领军起草的,我们的宪法由我们自己写的精神可以开辟未来。” 从中可以看出安倍的独立自主意识,明显包含着摆脱美国的野心。

  (三)安倍从集体自卫权问题切入修宪

  安倍试图从集体自卫权问题入手,实现修宪的目的。关于集体自卫权违反宪法的日本政府官方见解,最早是1981年发表的。当时,日本内阁法制局认为,从国际法角度,根据联合国宪章,国家拥有集体自卫权,即与本国有密切关系的外国遭到武力进攻,即使不是对本国的直接进攻也被认为是对自己国家的进攻,拥有使用武力阻止这种进攻的权利。法制局的解释是,从国际法上看,日本作为主权国家拥有这种集体自卫权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日本宪法所允许的自卫权,是限制在自卫意义上最小限度的权利,集体自卫权超过了这个限度,所以宪法上不允许。当时的内阁法制局局长角田礼次说:“集体自卫权在绝对不行使的意义上,有还是没有都是一样的。”

  日本内阁的这一解释直到2013年都没有改变。比如,1999年,日本政府认为,即使《日美防卫指针》相关法案是为了应对日本周边有事,两国合作分担,并以《日美安全条约》为基础的,但是仍然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另外,“周边事态法案”也是一样,对于美军在日本近海的战斗行为,日本提供后方支援和搜救活动,如果在战斗区域进行此类活动则牵涉集体自卫权问题,所以日方的合作被限定在与战斗无关的区域。

  但是,安倍认为,限制行使集体自卫权不过是内阁法制局的见解,铃木内阁对此给予承认,仅此而已。所以,他主张如果这一解释对日本不利,可以修改,这是政治家的任务。他认为:“应该对宪法进行积极的解释”,因为日本海上自卫队在印度洋为美国海军提供油料补充,陆上自卫队在伊拉克萨马沃地区有600多人支援战争,航空自卫队从科威特到伊拉克帮助运输物资,这在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这里需要再向前跨进一步,议论集体自卫权问题”,因为日本的安全由日美同盟来负责,但日本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这是不自然的。

  其实,安倍的修宪主张,暗含着向美国争取自主地位之意。尽管集体自卫权问题最早由美国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提出,但是安倍认为,集体自卫权的行使,并不是从属于美国的,而是对等的权利,只有这样,日美同盟才能更加牢固,才能增强遏制力,自卫队和美军才能不费一颗子弹。安倍内阁的顾问谷内正太郎指出:“集体自卫权问题是一个国家的品格问题。朋友帮助你,你却不能帮助朋友,这是国家的耻辱。”然而,集体自卫权的问题是涉及宪法规定的重要问题,安倍作为民族主义者,其政治目标是修改宪法,如果内阁关于集体自卫权违反宪法的解释被修改,不仅意味着日本自卫队可以与美国并肩作战,日本还将在争取自主的进程中更进一步,从而迈出摆脱美国、实现自主防卫与自主外交的重要一步。可见,安倍的修宪和解禁集体自卫权主张表面上迎合了美国的战略,实际上其脱美倾向欲盖弥彰,这是安倍在访美期间被冷遇和因参拜靖国神社被美国敲打的深层原因。

  战后初期,美国曾经打压日本民族主义,压制“修宪派”,朝鲜战争爆发之后,美国逐渐改变了对日本修宪的态度,转而要求日本修改宪法,促使日本增强军备。但是,从战后“修宪派”的形成与传承过程看,他们作为民族主义者具有强烈的寻求自主防卫与自主外交倾向,所以美国对他们有所警惕,希望日本承担防卫责任,但是不愿意通过日本民族主义者之手完成这一进程,因此,美国虽然鼓励日本重新武装,但是从未支持过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修宪派”。安倍晋三是“修宪派”的传承人,但是鉴于他背后的民族主义因素,美国当然对他心存疑虑,这也是最近日美两国在历史问题和日本战略走向方面互相猜疑的深层原因。

  就日美关系的未来而言,美国虽然必须在战略上利用日本,但是同时也必须适时制止日本的右倾化,亦即民族主义化,因为民族主义化会导致日本摆脱美国的控制。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如果美国对安倍式民族主义睁一眼闭一眼,必定加速日本摆脱美国控制,加快日本自主防卫和自主外交的步伐,最后重蹈历史覆辙,美国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友情链接
您是本站第501090位访客            版权所有 日本学刊杂志社
  • 本刊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 邮政编码:100007
  • 电话:(010)64039045
  • 传真:(010)64014022 64039045
  • 技术服务电话:400-921-98385
  • 国内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 邮发代号:8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