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关注杂志 二维码
  • 日本学刊网欢迎您!

刘晓峰:日本天皇即位典礼的仪式解读

作者:刘晓峰     时间:2019/10/24 14:12:34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刘晓峰在《日本学刊》2019年第5期发表《天皇践祚大尝祭的仪式结构与文化解读》(全文约1.5万字)。

 

古代天皇继位程序有三:首先是立即举行的践祚仪式,盖国不可一日无君,践祚以定名分;其次是即位仪式,通过盛大的朝仪来宣示和确认君臣从属关系;再次,最特殊也最神圣的是赋予天皇神圣属性的践祚大尝祭。大尝祭作为一代天皇治世最大的盛仪,地位非常特殊。没有经历这一仪式的天皇如仲恭天皇,甚至被看成是不完整的“半帝”时至今日,即便昭和天皇发布了否定天皇作为“现代人世间的神”的《人间宣言》,大尝祭也仍旧是天皇在任内举行的最盛大仪式。

在日本古代,大尝祭不仅地位突出,且性质特殊。大尝祭不同于其他的岁时祭祀活动之处,正在于它是服务于并且只服务于天皇的神圣祭祀活动,是天皇拥有神格和维持与神关系的最为直接的重要仪式。大尝祭于仲冬十一月的卯日举办。成书于日本贞观年间(859-877年)的《仪式》记载:如果天皇是七月以前继位,即位后只举行一次的大尝祭安排在当年的十一月,如果是七月以后继位的,则安排在第二年的十一月。整个践祚大尝祭是连续举行五天的大型祭祀仪式,主要由寅日的镇魂祭、卯日到辰日的大尝之仪与悠纪节会、巳日的主基节会、午日的丰明节会等组成。

从天皇即位当年四月开始就进入大型祭祀活动的准备期,四月先要占卜确定使用两个地方的稻米,在祭祀时将分别用于悠纪殿和主基殿,所以称为“悠纪之国”和“主基之国”;八月要举行大祓以除不净;九月遣使于悠纪之田与主基之田拔穗;十月天皇御禊示敬;十一月营设大尝宫殿毕,进入大尝祭。至于其具体的祭祀内容,大致可概括为三个组成部分:(1)为天皇镇魂:寅日的镇魂祭;(2)大尝仪式:卯日辰刻(晚九点)到辰日寅刻(晨四点)之间的大尝之仪;(3)盛大的庆祝仪式(由辰日卯刻开始到午日的丰明节会为止)。冬至月是一年中日照时间最短的日子,在古人的理解里也是太阳力量最弱的阶段。自诩太阳神后裔的天皇的魂魄也处于危机中,镇魂祭正是为此而设。由辰日悠纪节会、巳日的主基节会、午日的丰明节会等组成的盛大庆祝仪式,既有庆祝之意,也是重要的臣服仪式。 限于篇幅,本文只集中分析大尝祭最为核心的部分,即在使用黑木(带皮的圆木)建造的大尝宫中举行的大尝仪式。

大尝宫是专门为举行大尝祭而搭建的宫殿。由东殿悠纪殿和西殿主基殿组成,东西两殿之北设有廻立殿,并敷设从廻立殿通往悠纪殿和主基殿的回廊。两殿中分别设有神座、御衾、坂枕,新天皇卯日深夜到辰日早晨行大尝祭秘仪于此宫殿之中。其先后次第为:卯日戌刻天皇进入廻立殿,着天羽衣神浴后亥刻进入悠纪殿与神共食,并行“真床覆衾”仪式;子刻前,回御廻立殿;子时过后,再度于廻立殿着天羽衣神浴后,于丑刻进入主基殿与神共食,并行“真床覆衾”仪式。这里的“天羽衣神浴”、“神共食”以及“真床覆衾”,无疑是天皇神格传承的三个最关键仪式环节。经过这一仪式之后,已故的天皇神圣的皇灵被认为已经传递给了新任天皇。

尽管大尝祭这一仪式的许多细节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但大尝祭的时间结构依旧为我们理解这一仪式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启示。大尝祭的时间结构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一次卯日戌刻开始从廻立殿到悠纪殿举行的仪式与第二次辰日丑刻从廻立殿到主基殿举行的仪式之间,间隔着一日阴阳转换的子时。参阅诸家有职故实典籍可知,悠纪殿和主基殿的仪式次第基本类似,但是这其中一日时间的阴阳转换,代表着一日的结束到一日的开始,所以互相重复的两个仪式中蕴含了完全不同的意义。发生在悠纪殿的仪式意味着旧循环的结束,而主基殿的仪式意味着新循环的完成。只有将时间轴放到这个仪式之中去思考,我们才可能看清楚践祚大尝祭这一仪式的核心所在——这是用空间的展示形式,模拟宇宙之中时间的阴阳转化

大尝祭是以太阳神信仰为核心,依托中国和日本的古代神话为背景建构起来的神道仪式。在大尝祭这一仪式中,“天羽衣神浴”、“神共食”和“真床覆衾”等具体的仪式环节,都是有很深含义的。正如从事仪式学研究的学者们所指出的那样,仪式的神圣性与象征意义,通常来自古老的神话与传说。先民在自己的信仰生活中,会周期性地反复模拟这些神话传说的细节。中国与日本的古代神话,实际上都对大尝祭仪式起了重要的支撑作用。以下分别对“天羽衣神浴”“神共食”以及“真床袭衾”等三个仪式环节进行分析。

在大尝祭中,天皇进入悠纪殿和主基殿前,都都有一个天羽衣神浴仪式。正如《竹取物语》中的辉夜姬故事所描述,天羽衣与天上世界相连,穿上天羽衣一切就都改变了,不仅形式上变身,也会带来心意的变化。在天皇穿上女装天羽衣的瞬间,从仪式意义上,天皇已经进入了一个超脱凡俗的神圣境界。笔者认为“天羽衣神浴”仪式,存在着可以利用中国古代神话的文化资源进行再解读的空间。古代中国广为流传着太阳与汤谷神话传说,这很可能是“天羽衣神浴”仪式制定者曾参考过的文化资源。在中国古代神话中,太阳入浴又和神乌有直接联系。大尝祭天羽衣神浴和太阳与汤谷的神话传说体系中的太阳、鸟、洗浴以及太阳的复活等内容若合符节。

今天我们用南回归线和北回归线做出科学解释的冬至,在古代人看来却是充满神秘力量的重大事件,它意味着一个老太阳的死去和一个新太阳的诞生,意味着新旧转换的契机。整个大尝祭仪式,都以太阳死亡与复活为核心点。悠纪殿和主基殿以空间展示方式的模拟,正是体现了太阳一死一生的转化。笔者认为,天羽衣神浴所模拟的就是“日浴汤谷”,是太阳为了获得力量而回到本初的状态。正因如此,两度天羽衣神浴都被安排在整个仪式的起点。经过天羽衣神浴从廻立殿走出来的天皇,已经具备了神圣的属性。他从廻立殿走向悠纪殿的道路被铺上白布,在天皇走过时,白布上还会随着天皇的步伐铺下叶薦(菰草席),天皇走过后,这些用过的叶薦会被马上卷起,并在仪式结束后与大尝宫的其他物品一起烧掉。这一切都在强调只有天皇一人才可以行走神圣之路,所突出的正是天皇的神圣性。

“神床覆衾”在践祚大尝祭仪式中,是最核心的一个环节,也是大尝祭中至今仍没有完全公开的秘仪部分。神座、御衾、坂枕,为“神床覆衾”所设置。这些寝具的存在,让人们对“神床覆衾”产生诸多联想。折口信夫的“天皇灵传递说”对“神床覆衾”仪式环节做了最有想象力的分析。他猜想“神床覆衾”仪式存在以衾被卷着新天皇的操作细节,并认为这是对日本天孙降临神话中琼琼杵尊被衾被卷着降临人世间的模拟。“天皇灵”是折口信夫学说的核心观念。他认为天皇的神圣在于他的内部被植入“天皇灵”。当新天皇接受到“天皇灵”,他才真的完全成为天皇,天皇作为现人神才获得真正的复活。“神床覆衾”还包含“先帝同衾”的观念。新天皇的身体因为与已故天皇覆盖了同一个被衾,所以完成了与“先帝同衾”的接触。这种解释实际上暗含着另一种解读的可能性:天皇家世系的传递依靠的并不是血缘,而是超越肉体的灵魂渡越。

“神共食”也是大尝祭仪式中重要的三个环节之一。《宫主秘事口传》记载这是大尝祭“第一之大事”。在大尝祭仪式中,卯日在悠纪殿辰日在主基殿天皇都要与神共食。按照古代记录,这两度进食仪式中,都要为天皇和冥冥之中的神灵准备好三付筷子。神共食所使用的米和酒,用的原料都是特殊稻米。在日本古代神话中,水稻本非人间所有。在日本古代神话中,天照大神的孙子下降人世统治苇原中国,稻种被赐给天孙带下人间。

准确地说,大尝祭是一个以新生为主题的过渡仪式。这场古代日本最高级别祭祀的所有仪式,都是围绕实现这一目的展开的。大尝祭内含的三种时间的循环转换,即以冬至为节点的太阳的新生、大地四季转换中稻米(谷灵)的新生和作为现人神的天皇的个体生命的生死循环,并讨论了三个仪式环节背后的古代文化支撑之所在,从中不仅可以看到日本古代神话和祭祀的习俗与观念如何具体展开,同时还能看到中国古代神话、阴阳观念、祭祀传统在日本古代祭祀活动中同样发生着重要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特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


友情链接
您是本站第501090位访客            版权所有 日本学刊杂志社
  • 本刊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 邮政编码:100007
  • 电话:(010)64039045
  • 传真:(010)64014022 64039045
  • 技术服务电话:400-921-98385
  • 国内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 邮发代号:8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