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关注杂志 二维码
  • 日本学刊网欢迎您!

徐万胜:安倍之后:日本政局走向的不确定性增加



作者:徐万胜     时间:2020/10/26 21:34:55

20208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由于健康原因将辞去首相职务,自201212月以来连续长期执政的安倍内阁即将终止。这意味着日本政局正进入“安倍之后”的新发展阶段。

从历史经验来看,在日本战后政治史上,从未有过两个长期执政内阁相互连接的情况,在某内阁长期执政结束之后,日本政局演变均表现为进入内阁更迭频繁阶段。虽然目前尚难以断言“安倍之后”的日本必将出现内阁更迭频繁的状况,但在制度规定、政治生态及政策路线层面上,诱发内阁再次更迭的各种潜在因素“滋长”,从而导致日本政局走向的不确定性增加。


一、继任首相将面临多重选举考验


在安倍宣布辞职后,执政的自民党决定通过党总裁选举的方式来确定继任首相人选,将于914日召开参众两院议员总会进行党总裁选举投票。随后,新的党总裁将被执政党占据多数议席的国会指名为首相。但是,对继任首相而言,此次党总裁选举仅仅是其面临多重选举考验的一个开端。

在未来两年里,继任首相将面临密集的多重选举考验,且均事关其去留。首先,继任首相将面临日期待定的众议院选举的考验。根据日本宪法相关规定,众议院选举结果将直接决定内阁的进退,且首相可决定提前解散众议院举行选举。由于本届众议院议员任期至202110月届满,这意味着继任首相将面临或任期届满、或提前解散众议院进行选举的考验。其次,继任首相将面临20219月再次进行党总裁选举的考验。由于执政的自民党实行“党总裁首相一体制”,继任首相作为自民党总裁,其任期为安倍总裁任期的剩余部分,至20219月期满,仅仅一年时间。届时,自民党将再次通过党总裁选举来确定首相人选。最后,继任首相将面临20227月参议院选举的考验。与众议院选举不同,参议院选举虽在宪法层面上不“直接”决定内阁的进退,但其投票结果仍对自民党政权的稳定性产生重大影响。在自民党的执政实践中,党内已形成了总裁(即首相)应承担参议院选举惨败的责任而辞职的惯例。

在上述各种选举中,自民党总裁选举与参议院选举的日期是确定的,唯有众议院选举尚有赖于继任首相的政治决断。在日本,由于2021年上半年例行国会需要完成年度预算案等国会立法,加之考虑到举办夏季奥运会与实施9月自民党总裁选举等政治议程,继任首相在2020年下半年选择有利时机提前解散众议院并举行选举,将是大概率事件。对执政党而言,这或许是日本举行众议院选举的“时间窗口”与机遇期,不仅符合以往通常在下半年举行众议院选举的政治惯例,也可有效利用广大选民对继任首相刚上台的“政策期待”,趁重组的在野党势力尚立足未稳之际,力争取得更好的选举业绩。自民党的众议院选举业绩如何,将对继任内阁执政的稳定性产生直接影响。

 

二、党内权力斗争与朝野抗争均将加剧


在自民党内部,安倍的辞职是“安倍一强”支配体制的彻底终结,预示着党内权力结构正在重构。为争夺首相位置,在官房长官菅义伟、政调会长岸田文雄与前干事长石破茂三人之间展开了自民党总裁争夺战。其中,菅义伟在宣布参加竞选后,迅速获得了自民党内七个派系中五个的支持,事实上已早早锁定“胜局”。显然,这是自民党内各派系相互妥协与平衡的结果。在当选后,如何分配党内及内阁中的重要职位并避免权力纷争,同样需要菅表现出更加高超的派系平衡技巧。

而且,党总裁与首相的位置由现年65岁的安倍传给71岁的菅,导致自民党内年轻一代实力政治家继续“积压”,并未能在世代交替的意义上实现真正的权力“交接班”。毋庸置疑,从安倍时期就已“积压”多年的年轻一代实力政治家,为了“轮流坐庄”以实现个人的首相任职志向,必将合纵连横而展开新一轮权力斗争。并且,与归属或统率某一派系的岸田文雄、石破茂等实力政治家相比,菅此前在自民党内属于无派系,因此在缺乏自身所属派系强力支持的背景下,菅作为党总裁对党内权力斗争的掌控是颇为困难的。

在自民党外部,以实现“政权交替”为目标,在野党势力也正在重新集结。就在自民党展开党总裁竞选之际,两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与国民民主党计划于910日进行投票,决定合并后的新党党名与党首人选。新组建的政党作为第一大在野党,将致力于通过国政选举来不断扩充党势,以期重现类似2009年自民党下台、民主党上台的“政权交替”愿景。尽管在朝野政党之间能否实现“政权交替”的愿景尚无法预测,但随着在野党势力的重新集结与安倍的辞职,自民党与在野党势力对比的“一强多弱”政党格局恐将发生改变,朝野政党在国会立法层面上的抗争力度亦将不断加大。


三、安倍路线的继承及其限度


在安倍内阁执政时期,作为官房长官的菅义伟是安倍的“大管家”。在安倍辞职后,作为首相候选者的菅又以安倍路线的“继承者”自居。

在长期执政过程中,安倍内阁形成了以“安倍经济学”、“印太构想”、安保法制建设、积极主张修宪以及官邸主导决策等为核心内涵的所谓“安倍路线”。在安倍卸任首相之际,如何认知安倍路线的功与过,在自民党政权内部存有分歧。例如,在党总裁选举过程中,菅表现出对安倍路线的全面继承姿态,岸田倾向于进行局部调整,而石破则采取了一种批判立场,他们也分别代表了三种不同的认知。显然,如若石破当选,安倍内阁的许多政策都将改弦易辙。

应当承认,菅义伟提前锁定“胜出”,与其作为安倍路线继承者的政治姿态密切相关。对于以安倍为首的自民党高层而言,将总裁之位稳妥地传给菅,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安倍内阁的政治遗产。对于菅个人而言,只要其强调继承安倍路线,就可暂时获得安倍系的党内势力支持。保持政策的连续性,既是菅赢得选票的“招牌措施”,也有利于消除党内外在权力交接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不安感。

问题的关键在于,仅仅依靠继承安倍路线,是否就能满足日本国家发展及自民党执政的战略需求?2020年初以来,日本政府对内面临着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与恢复经济增长的困境,对外面临着中美战略博弈与国际秩序重构的课题挑战,恐难以完全依赖安倍路线进行应对。并且,根据最近的舆论调查,日本国内半数以上受访者均主张修正“安倍经济学”,且认为没必要继承积极修宪姿态。因此,若菅在竞选中胜出,随着身份定位由内阁的“大管家”转为“首脑”,他必须在施政过程中提出自身的政策主张,完成从“安倍路线”向“菅路线”的转变,否则难以维系执政地位。某种程度上讲,“继承”或许只是一种谋求权力平稳交接的策略,而“调整”则将是菅执政后的必然选择。

总之,关于“安倍之后”,由于上述制度规定、政治生态及政策路线层面上的动荡诱因相互叠加,继任内阁的执政难度加大,政局走向的不确定性增强。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内阁组建之初将调整内外政策,加之2020年下半年日本国内或将举行众议院选举,以及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党内政见分歧等因素相互交织,这可能对通过领导人访日来进一步稳定中日关系发展的“时间窗口”造成牵制性影响。


友情链接
您是本站第501090位访客            版权所有 日本学刊杂志社
  • 本刊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 邮政编码:100007
  • 电话:(010)64039045
  • 传真:(010)64014022 64039045
  • 技术服务电话:400-921-98385
  • 国内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 邮发代号:8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