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关注杂志 二维码
  • 日本学刊网欢迎您!

高兰、赵丽娟:中美夹缝中的日本“第三方力量”外交政策分析

作者:高兰 赵丽娟     时间:2020/12/21 15:20:30

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高兰与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研究生赵丽娟,在《日本学刊》2020年第6期发表《中美夹缝中的日本“第三方力量”外交政策分析》(全文约2.4万字)。

 

高兰等认为,当前,中美关系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坏的情形,但是美国大选之后中美关系仍具有灵活性,依然有调整的空间。在中美对立的夹缝中,日本作为“第三方力量”的协调作用增强,但是协调空间减少。为此,日本采取了“第三方力量”外交,即三种战略空间下的外交政策:在“第一空间”日美同盟框架下,日本寻求有限的自主外交;在“第二空间”中美关系框架下,日本探求在中美竞争的夹缝中相对中立的平衡外交;在中美关系框架外的“第三空间”,日本加强与欧洲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印度等国的合作。日本实行“第三方力量”外交政策,是基于国际协调的多边合作战略,以及中日之间存在一定的共同利益。中美关系的走向,将直接决定日本“第三方力量”外交政策的前景。中日关系稳定发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引导并推动中美日关系的改善与积极发展。


(一)日本对疫情下的中美关系及其对日本影响的认知分析

2020年以来,中日关系步入正轨。但是随着疫情暴发及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激化,日本国内围绕疫情下中美关系及其对日本影响的认知出现变化。基于此,日本对美、对华政策开始出现一定的调整迹象。

日本高度关注中美关系的变化,基于中美关系的恶化和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日本国内出现了关于中美关系“脱钩”“中美对立”的总体判断。但也有一小部分人认为,中美关系是十分成熟的大国关系,中美无法“脱钩”。此外,关于中美关系“脱钩”是否长期化,观点也有分歧。例如,担忧如果中美“脱钩”,会导致中美对立更加激化;担心被卷入中美“修昔底德陷阱”中的“陷阱”,等等。

日本对疫情下中美关系及其对日本影响的认识呈现多元化特征。日本在继续维护日美同盟发展的同时,寻求美国许可下的灵活外交空间;认可中国崛起的事实,但担忧中国的未来发展方向。此外,针对中美对立的发展趋势,日本出现了部分批评美国的声音,希望中美两国加强沟通,加强危机管控。


(二)中美夹缝中的日本外交抉择:“第三方力量”外交的形成与发展

随着中美博弈格局的形成与发展,全球政治版图将分为中国、美国两个大国力量体,日本、欧洲国家等则是居于中美之外的“第三方力量”。日本希望作为中美夹缝中的“第三方力量”,不断发挥国际作用。

基于重建“第三极”世界的战略思路,日本希望作为中美夹缝中的“第三方力量”,发挥国际协调作用,防止中美对立局势走向危险边缘。但是,日本在中美之间进行外交周旋的空间狭窄,随着中美对立加深,日本更难以做出决断。

日本的“第三方力量”外交的内涵可以概括为三种外交战略空间下的外交:第一空间为美国主导的日美同盟框架。在此框架下,日本寻求有限的自主外交。

第二空间为中美关系框架。在此框架下,日本可探求在中美对立的夹缝中相对中立的可能性,采取“中国-1”以及“美国 1”的做法实施“平衡外交”。所谓“中国-1”,是指日本减少对中国在经济上的依赖,从中国撤走部分企业,将供应链扩展到其他一些国家。所谓“美国 1”,是指在美国“退群”的圈子里,日本继续“守群”,坚守并经营原先的“群”,同时期待美国重返并主导这些“群”。

第三空间为中美关系框架外的外交空间。在第三空间,日本推进多元化合作体系,意欲“成为自由贸易的旗手”,填补美国“退群”、反对全球化之后留下的真空。日本希望加强与欧洲国家、澳大利亚、印度等中等力量国家的合作,进一步巩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以及日英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框架,寻求参与“五眼联盟”,继续推进“印太战略”等经济安全合作。

总之,对于日本来说,日美同盟确保了日本战后的经济繁荣、安全稳定,但是限制了日本的战略空间,尤其是“美主日从”的同盟结构以及同盟困境制约了日本自主外交的诉求。另一方面,中美之间逐步形成并日益激化的所谓“修昔底德陷阱”以及中美之间持续的“缠斗”(entanglement)困境,对日本带来了巨大压力。日本在中美之间谨慎周旋的同时,实施“第三方力量”外交政策,迫切希望开拓上述三个外交空间,缓解其置身于中美夹缝中的压力,最大限度地实现日本的国家利益。


(三)日本选择“第三方力量”外交政策的原因

在中美夹缝中,日本作为“第三方力量”,选择在上述三种战略空间下实施不同的外交政策,其原因大致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1.出于地缘政治因素的考虑。中日尽管存在安全困境,却是“永远的邻国”,不仅一衣带水,而且存在巨大的经济利益相关性,无法完全割裂。

2.日本自身的政治抱负。战后以来,日本一直寻求摆脱战后体制,成为“普通国家”。

3.中美之外的世界的构建。在中美之外的“第三空间”,日本与欧洲等地区和国家有许多共同利益,可以抱团取暖。

4.沉重的历史记忆。对于日本来说,战后以来,日本有多次被美国忽视甚至“越顶外交”给日本造成冲击的经历。根据格伦·斯奈德的同盟困境理论,任何结盟国家都要在“被抛弃”和“被牵连”之间寻求平衡。日美同盟对于日本来说具有复合作用,日本既获得了美国治下的和平繁荣,也时刻担心被美国忽视抛弃,或者被美国“拉下水”,受美国全球战略部署的牵制。“尼克松冲击”是日美关系史上最具有冲击力的事件之一其带来的“越顶外交”给日本人造成的历史记忆十分深刻。这一历史记忆挫伤了日本对于自身作为美国重要盟国战略地位的自信,显示出日本在日美同盟框架下处于相对附属地位的历史宿命,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日本外交政策具有摇摆性与反复性。此外,其他的历史记忆包括,美国对日本经济贸易的多次全面打压;“冷战后的漂流”;美国对日本错误的“历史认识”问题的敲打与警告;数个“特朗普冲击”,例如美国退出TPP美朝首脑会谈等等。

总之,战后以来,尽管日美之间建立了同盟关系,但美国从其国家利益出发,在政治、经济、历史问题等方面对日本进行了数次打击。由于地缘政治因素、日本自身的政治抱负、中美之外的第三空间共同利益,以及沉重的历史记忆等多重原因,日本逐步形成“第三方力量”外交政策,对中美日三边关系的发展带来了一定的影响。


(四)日本“第三方力量”外交政策的特征及影响

为了避免卷入中美大国竞争造成的严重危机,日本正在采取“第三方力量”外交,呈现出以下三个特征。

第一,具有综合的多维视角。具体内容包括:在日美同盟框架下,日本寻求有限的自主外交;在中美的夹缝中,日本寻求相对独立于中美之外的中立外交;针对欧洲及其他广大的中间地带国家,日本开拓中美之外的第三空间外交,扩大日本外交斡旋空间并发挥更大的国际作用。

第二,强调传统的战略原则。自主与中立是日本的外交战略,也是原则问题。此外,日本希望与其他“有志国家”即中间地带国家一起,推动中美相互克制,实现建设性对话。

第三,具有策略性、渐进性。“第三方力量”外交本质蕴含日本的两个战略意图:其一,日本在中美间进行居间调停的同时,需要寻找在中美“选边站”之外的战略突破;其二,在中美对立的持续缠斗拉锯战中,可能出现中美两国因相互战略消耗导致两国战略力量下降的趋势,日本希望寻找中美之间的力量真空地带,提振日本的国际影响力,实现日本政治大国的抱负。

种种迹象表明,日本作为“第三方力量”采取的外交政策,将产生以下影响。

1)日本加强自主外交政策,加强有限自主防卫的努力,将增强日本在日美同盟中的地位,但也会加深日美同盟间的同盟困境。(2)日本采取在中美之间的中立外交,加深了中日之间的协调与竞争关系。(3)避免了日本在中美对立中必须进行“选边站”的两难处境,增加了日本外交的主动性与灵活性,扩大了日本外交斡旋的空间。(4)“第三方力量”外交的外溢效应正在逐步显现,除日本之外,欧洲国家也逐步采取对华协调政策,因而相对降低了各国因对美“选边站”而对中国造成的周边压力。实际上,与日本相似的其他“第三方力量”国家,如欧洲国家以及新加坡等都纷纷表示,不应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因为这样做不符合本国的国家利益,也不符合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今后中美关系可能持续性紧张,日本在中美夹缝中的外交斡旋空间会日益缩小,日本将日益寻求作为“第三方力量”的外交诉求,努力实现中美对立框架外的战略脱围。日本力图在日美同盟框架内获得相对的自主与有效的自立,在谨慎维持与中美两个大国关系的同时,试图有限引导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

中日关系的发展无法避免美国因素的影响,中日关系总体向好,但依然存在脆弱性、反复性。日本是处于中美夹缝中极为重要的“第三方力量”,其战略走向值得密切关注。日本实行“第三方力量”外交,是基于国际协调主义的多边合作战略,在中日韩FTA、RCEP乃至CPTPP等框架中,中日两国存在一定的共同利益,均具有多边合作的意愿与共同诉求,可以共同努力推动东亚多边合作的顺利发展。今后,中国与日本一起共同推动中日关系稳定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并推动中美日关系的改善与积极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特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


友情链接
您是本站第501090位访客            版权所有 日本学刊杂志社
  • 本刊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 邮政编码:100007
  • 电话:(010)64039045
  • 传真:(010)64014022 64039045
  • 技术服务电话:400-921-98385
  • 国内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 邮发代号:8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