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关注杂志 二维码
  • 日本学刊网欢迎您!

范强、徐学斐:美日智库交流特朗普政府时期同盟管理的影响

作者:范 强 徐学斐     时间:2020/10/26 22:00:53

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讲师范强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博士研究生徐学斐在《日本学刊2020年第5发表《美日智库交流与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同盟管理——美日代表性智库互动视角》(全文约2.6万字)。

 

历史上,美日政策界和学界曾通过智库交流渠道在两国同盟管理中发挥重要作用。近年来,美日两国多家代表性智库不仅利用自身研究人员开展研究,还广泛召集两国学界和政策界人士开展联合研究,成为重要的沟通平台。美日智库对同盟管理的影响路径可以归纳为:智库首先发现政策课题或接受政府委托进行课题研究,随后调研分析,提出政策建议供本国政府参考,还可通过国际交流与另一国智库交换意见、取得共识从而形成对政府外交的有益补充,最终消除同盟发展的不稳定因素,实现同盟管理目标。特朗普上任后,美日关系面临一定冲击。但是,日美安全关系仍然取得一定进展,安倍晋三首相与特朗普总统的私人关系甚至被认为是日本的外交资产。为什么面对特朗普冲击,美日同盟仍能取得进展?两国智库人士的同盟认知为何还能保持稳定?两国智库交流机制在特朗普时期发挥了何种作用?这对美日同盟管理有何意义?

奥巴马政府时期,为了应对中国崛起在经贸和安全等领域对美国构成的挑战,美日形成了以国际协调为主要特征、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与中国争夺全球贸易规则制定权、通过“亚太再平衡战略”构建地区安全秩序的合作体系。但是,特朗普一系列标榜“美国第一”的言行却对上述政策设计产生了冲击。特朗普在外交安全领域奉行孤立主义、在经贸领域奉行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一系列行为让美日同盟处于21世纪以来最不明朗时期,损害了美国自二战后创立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面对特朗普冲击,两国智库不断发声表达希望维护同盟稳定的意愿。日本多家智库报告认为,日本政府应当发挥主体作用,积极采取包括军事在内的多种手段,提升自身防卫能力、承担相应的同盟责任、构筑举国之力的防卫体制,以强化日美同盟,改变目前美国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消极态度。美国专家也一直批评特朗普对盟友的轻视态度,希望美国能够继续重视盟友和世界领导者地位,同时不断鼓励日本相应地增加自身责任,以弥补美国领导力的不足,减轻美国的负担,并推进地区经济整合,为美国回归保留可能性。

尽管美日同盟面临一定挑战,但是由于思想理念、短期内政策转变的现实困难和应对中国崛起的一致认识,美日智库仍然保持稳定的同盟认知,美日同盟关系也在安全领域取得一定进展。面对特朗普冲击的暂时性影响,美日智库巩固并发展了对同盟关系的认知,这些都将成为未来两国同盟关系的重要政策储备。从思想层面而言,美日同盟变得更加牢固。

总体而言,美日智库仍然希望回归奥巴马时期通过“亚太再平衡战略”应对中国安全挑战以及通过TPP塑造国际贸易秩序的路径。在外交安全领域,基于对中国挑战的一致认知,美日两国智库形成的意见陆续反映到两国政府的外交安保政策互动中。但是,由于美国国内的意见分歧和特朗普政府的独特性,美日智库专家在多边主义、自由贸易等方面的建议无法阻止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行为。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等人辞职后,美国主流传统智库对特朗普的影响锐减,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政策得到更加彻底的贯彻。目前,日美智库交流机制主要以日本智库和美国传统主流智库为主,对特朗普政府缺少影响力。虽然短期内日本无法说服特朗普政府改变在多边主义、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以及对华政策方面的立场,但是通过交流和共同研究,美国智库进一步向日本表明了重视同盟的态度,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特朗普政府对同盟的轻视,为未来美国重新加强同盟关系保留了可能性,而日本智库也在互动中尝试缓解美国智库专家对中日关系改善的疑虑,拓宽了日本政府的外交空间。简言之,美日智库在安全和经贸领域观点相近,双方在互动中加深共识;在处理对华政策差异方面,日本智库表现积极并取得一定成果。

不管美国大选结果如何,未来的美国政府都将继续面对和处理对外贸易不平衡、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运行存在缺陷以及应对中国崛起等长期存在的问题。目前从美国国内主流意见来看,未来美国政局走向不会对日本产生颠覆性影响。而美国战略专家持有的主流路线与民主党持有的“改善外交”路线较为一致,如果民主党上台执政,美日可能重新回归奥巴马时期应对中国的路线,重新重视协调主义和价值观外交。这种路线更符合日本的期待。

最后,对日本而言,实现日美中三边关系稳定,既能维系同盟稳定、避免被美国抛弃,也能确保不会被卷入中美竞争而丧失外交空间。目前日本主要通过二轨外交渠道与美国战略专家协调对华政策,政府层面则较为谨慎。通过分析可知,日本智库已经起到了部分缓解美国对中日接近的疑虑的作用,两国智库人士也对双方在对华政策方面的分歧有了更多认识。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日本可能并未做好全面改善对华关系的准备,中日关系尚无法完全影响日美关系走向。目前中日关系发展的最大公约数在于两国对多边国际贸易秩序的重视,中日关系能否顺利发展将取决于双方在维护多边国际贸易秩序方面能否持续满足彼此的期待。中国可以利用与日本在这一领域的共同利益一起维护和推动多边国际贸易秩序,继续推动全球化,为中国经济成长创造有利条件。不管出于何种动机,日本提升战略自主性并“规劝”美国回归多边主义的做法在客观上的确为中国提供了外交空间。但是,中国可以利用特朗普冲击下美日之间的矛盾借机分化、弱化美日同盟的想法,并不符合实际。这种观点忽视了美日两国管控分歧的能力,至少目前美日两国智库已经就两国的分歧进行积极对话并取得积极效果。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特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

 


友情链接
您是本站第501090位访客            版权所有 日本学刊杂志社
  • 本刊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 邮政编码:100007
  • 电话:(010)64039045
  • 传真:(010)64014022 64039045
  • 技术服务电话:400-921-98385
  • 国内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 邮发代号:8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