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关注杂志 二维码
  • 日本学刊网欢迎您!

张仕荣:特朗普上台以来美日同盟对华离岸平衡战略新趋势

作者:张仕荣     时间:2018/8/16 11:00:54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张仕荣在《日本学刊》2018年第4期发表《特朗普时期美日同盟对华离岸平衡战略分析——以平衡点遴选与平衡强度分析为线索》(全文约1.7万字)。

 

张仕荣认为,离岸平衡是美国针对亚太地区实现战略平衡的传统思维,日本既是美国在东亚施行离岸平衡的关键点,也扮演着美国在亚太地区第一“平衡手”的角色。随着中国不断崛起,美日同盟试图通过钓鱼岛制衡中国的谋略已渐渐力不从心,迫切需要在中国周边遴选新的平衡点。美国将目光投向了南海、朝鲜半岛、中国台湾甚至印度等国家和地区,美日同盟还加大了平衡的干扰强度,通过各点的协同联动,以期达到以点带面的效果。特朗普上台执政后,离岸平衡战略与“美国优先”政策相结合,对中国的周边安全环境和构建命运共同体继续造成严峻挑战。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其上台后,延续了奥巴马政府的离岸平衡战略。同时,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的主要竞选口号是“美国优先”,这也成为其施政的总路线。“美国优先”在战略态势上表现为总体有所收缩,在政策手段上以获取实利为导向。这与离岸平衡战略有很强的契合性。因此,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离岸平衡或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一)“美国优先”与离岸平衡的契合

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后,借助日本、激化东亚和东南亚热点问题以制衡中国的态势更加明显,并且与“美国优先”思想相结合,以减轻美国在这些地区的负担,从而将资源重新分配到国内经济发展中。

例如,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美国正在研究一旦在南海和东海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美军将暂时转移至美属关岛,而连接冲绳、中国台湾和菲律宾的海上军事战略线“第一岛链”的防卫任务则委托给同盟国日本的方案。美日综合评估认为,中国制定了“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特别是研发了反舰弹道导弹“东风21D”,可能会在实战中一举击沉美方航母,因此日本自卫队要和美军紧密配合。如果战争爆发,美军在战争初期将暂时退居中国反舰弹道导弹射程之外的“第二岛链”,同时使用潜艇和宙斯盾舰搭载的导弹实施远程攻击,并进行海上封锁。这无疑体现了“美国优先”思想。

(二)离岸平衡战略的多支点联动

特朗普上台以来,美日遏制中国已经形成了多支点联动甚至以点带面的基本趋势,“三海两洋联动”(东海、台海、南海、印度洋、太平洋)成为常态。从整体上看,在针对中国的新一轮平衡中,美日同盟不断尝试多点联动、点面结合,造成中国边海问题南北共振、热点频出,威胁到中国周边命运共同体的形成。特朗普政府不仅强化了这样一个态势,还在这一过程中将离岸平衡战略与“美国优先”思想相结合,在中国周边积极寻找新的离岸平衡点,借他国之手实现自身的战略目标,减少自身在遏制中国过程中的投入。不断选择新的有效的离岸平衡点、干扰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和战略机遇期成为美日的“合理”选择,同时美日根据各点平衡干扰的实际情况评估分析,不断调整平衡强度。一些学者就认为美国实施的离岸平衡属于复合型离岸平衡。

在钓鱼岛问题上,随着中国整体实力特别是军事实力的上升,美国的全球战略重心已转移到亚太,日本的地区战略和美国的全球战略高度契合,因此即使两国在具体问题上有矛盾,但是面对中国的现实威胁与挑战,日本继续分担美国东亚“平衡手”的意愿和能力都是明显的、持续的。2017年2月,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声称,钓鱼岛诸岛适用《美日安全条约》的共同防御条款。尔后,安倍在日本国会就日美联合声明首次写入《日美安全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一事宣称,“今后就不需要一一再确认了”。美日外长、防长于2017年8月17日举行“2 2”会谈后发表《美日安全磋商委员会联合声明》,重申《美日安全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并对南海局势表示所谓“严重关切”。

在朝鲜半岛,美日无视朝鲜多年来在六方会谈中的基本诉求,尤其是特朗普继续坚持通过美韩日军事一体化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对中国的国土安全包括首都安全防御体系形成现实的威胁。2016年12月22日曾有报道称,被提名为特朗普新政府国家安全顾问的迈克尔·弗林表示:“驻韩美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是从美韩同盟层面做出的‘正确决定’,象征着同盟的稳固。”

在印太地区,安倍提出美日澳印“安全保障菱形构想”,旨在构筑以美国的威慑力为核心的合作机制,承担遏制中国、合围中国的重要“任务”。

(三)离岸平衡呈现无序性

奥巴马时期的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是“有序推进”的,特朗普上台后以美日同盟为基础的离岸平衡态势却呈现出无序性。各个离岸平衡支点之间呈现出无序化的特点,而且平衡强度不一,体现了具有特朗普个人特色的、有一定战略但无一定章法的对外施政逻辑。

美国、日本在亚太地区遴选战略平衡点,首要考虑的是打破中国在亚太区域的经济贸易整合与战略“结伴”态势,从目前看南海和朝核问题都一度达到了这个效果,如酝酿和挑起南海问题的2010—2016年,正值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提升发展的关键阶段(2010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全面启动)。从某种程度上讲,离岸平衡战略在一定时期内影响了中国“与邻为伴,以邻为善”的基本周边外交方针和亲诚惠容理念的贯彻实施效果。

总体来看,在奥巴马时期美日所遴选的对华平衡支点中,南海和朝鲜半岛的平衡力度最大,南亚的印度次之,由于美日并没有与中国直接发生全面对抗的准备,钓鱼岛的制衡价值锐减,而台海地区冲突的潜在危险性上升。特朗普基本继承了奥巴马时期“亚太再平衡”的遗产,平衡区域扩大,各点平衡强度增加,通过平衡点的发散性分布,摸索防范和遏制中国的可行性方案。也正因此,特朗普政府的离岸平衡战略又呈现出无序性的特征。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特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


友情链接
您是本站第501090位访客            版权所有 日本学刊杂志社
  • 本刊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 邮政编码:100007
  • 电话:(010)64039045
  • 传真:(010)64014022 64039045
  • 国内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 邮发代号:8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