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关注杂志 二维码
  • 日本学刊网欢迎您!
刘江永:钓鱼岛争议与中日关系面临的挑战
作者:刘江永     时间:2015/11/5 21:25:08

(原载《日本学刊》2012年第6期,第五届《日本学刊》优秀论文隅谷奖三等奖) 

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中方委员、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永在《日本学刊》2012年第6期发表《钓鱼岛争议与中日关系面临的挑战》一文,阐述了中日钓鱼岛之争与两国关系的六种前景。

  文章认为,有关钓鱼岛之争,摆在中日两国面前的有“零和模式”和“共赢模式”两种完全不同的政策选项。未来中日关系的前途命运取决于我们双方做出怎样的抉择。从目前日本国内政局、政治思潮和野田内阁对华政策看,2012年的中日关系难以出现好转,甚至可能由于钓鱼岛问题发生更大的麻烦。正因如此,中日两国的有识之士更应该珍惜、加倍努力维护来之不易的中日关系。对于中日两国国内出现的破坏中日关系的违法犯罪行为,中日两国人民要携起手来,形成扶正压邪、维护中日关系大局的统一战线。

  尽管目前中日双方都不希望兵戎相见,在可预见的未来战争打不起来,但中国只有切实增强国防力量才能确保和平。但未来还有许多负面和不确定因素,钓鱼岛之争与中日关系未来可能出现以下几种前景:

  前景之一:未来一两年将是日本政局的过渡期,2015年到2020年将是更为关键的五年。伴随政治右倾化和日本政局变化,2015年之前日本有可能尝试修改宪法或制定新的相关法律,实现“软突破”,目的是使用放宽武器的限制,行使与美国联合作战的所谓“集体自卫权”。2015年日本将制定新的防卫计划大纲,进一步增强军备。如果照此发展下去,日本很可能通过2015年实现征收10%的消费税来改善财政,增加军费。这些步骤,将直接关系到未来五至十年日本的战略走向与中日关系的发展前景,值得关注。

  但是,中国的国家意志坚如泰山,包括国防力量和民族凝聚力在内的综合国力将不断增强,不可能再出现李鸿章。从中长期看,倘若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同中国展开“持久战”、“消耗战”、“疲劳战”,在中国眼里必将成为类似20世纪50年代的美帝国主义和60年代的苏联那样的头号威胁,最终将被全面彻底拖垮,钓鱼岛问题也自然会得到解决。

  前景之二:如果台海两岸进一步和解而朝鲜半岛发生冲突,日本右翼鹰派势力便可能上台,并获得国会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议席。届时,日本很可能利用朝鲜半岛局势,进一步突破战后禁区,推动修改宪法第九条,行使同美军联合作战的所谓“集体自卫权”,以换取美国对钓鱼岛的军事保护,共同对抗中国。

  2007年安倍晋三执政时期,日本国会已通过修宪所需的《国民投票法》。假设未来日本国会能够批准修宪法案,参与国民投票者中的50%赞成修宪,日本就可实现战后第一次修宪,进一步打破战后禁区,强化联合美国对抗中国的态势,把冲绳作为对抗中国海峡两岸的军事基地和战略前沿。同时,日本将竭力拉拢台湾,明里暗里支持“台独”,并鼓励其他中国的这种民族分裂势力,给中国制造麻烦。

  在钓鱼岛领土争议问题上,倘若今后日本当政者在大量历史事实和法理面前理屈词穷又罔顾国际法,修改国内法,最终有可能图穷匕见,甚至脱离战后和平发展轨道。今后如果日本防卫省以中国为假想敌在钓鱼岛附近增兵,加强海上巡逻、抵近侦察、军事演习等,最终或许会导致“预言的自我实现”。钓鱼岛这一局部敏感问题,可能演变为中日冲突、全面对抗的导火索,甚至把美国卷入其中,导致中美关系急剧恶化。当然,这还取决于美国决策者在中日之间的战略抉择。

   前景之三:日方不承认存在钓鱼岛领土争议,中国海峡两岸与日本之间围绕钓鱼岛的矛盾和摩擦增多,陷入恶性循环。

   “恶性循环”,已被2008年日本海保船撞翻台湾渔船、2010年中日钓鱼岛“撞船事件”,以及野田内阁宣布“购岛”后中日关系急剧恶化所证实。尽管如此,目前日方仍顽固否认存在钓鱼岛主权争议问题,这意味着未来钓鱼岛问题仍难以摆脱恶性循环的怪圈,而且野田首相称不会接受国际法院裁决钓鱼岛问题。未来中日缓解矛盾的努力方向应该是:以解决钓鱼岛问题对话为“入口”,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笔者早已画好相关路线图,可惜日方迄今一直不以为然,但笔者相信,日本要改邪归正迟早只能走图中“良性循环”的阳关道。

  前景之四: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最担心的前景之一是,中国海峡两岸联手对日,甚至在客观上会促进中国海峡两岸实现统一。因为那将使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面临更为不利的地位。而台湾手中最大的“王牌”就是正告日本不要欺人太甚,否则台湾将与大陆合作。台湾虚虚实实做几次,日本就会感到进退维谷。正因如此,最近日本开始重新恢复同台湾之间的所谓渔业谈判,对台施以缓兵之计,希望台湾能“愿者上钩”,以此软化台湾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对台海两岸分而治之,甚至可能在台海之间打进楔子,转移矛盾焦点,以利长期同中国抗衡。

  但是,早在2005年6月30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曾明确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维护包括台湾地区渔民在内的中国渔民的合法权益,中日两国已经签订了渔业协定,有关海域的渔业事宜在协定中作了妥善安排,中日两国应该按照协定规定行事。如果日方和台湾当局就渔业纠纷举行谈判,这将违背一个中国的原则,也不符合中日渔业协定的约定,中方将表示强烈的反对。中方对日方强行驱赶在中国领土钓鱼岛海域正常作业的台湾渔民表示强烈不满,要求日方高度重视中方的关切,切实慎重处理有关问题。[①]因此,在钓鱼岛相关问题上,海峡两岸应加强沟通与协调,不然日本乘虚而入。

  前景之五:中日双方在战略互惠关系的大框架下寻求妥善处理钓鱼岛问题的出路,而不是因钓鱼岛问题而损害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大局。这首先需要日方端正态度,正视钓鱼岛问题已经成为中日之间最重要的外交问题,采取负责任的态度与中方进行谈判对话。在此之前,日方若有诚意,完全可以为避免外交矛盾激化,以国会预算审议难以通过等为由,冻结政府“购岛”并禁止石原“买岛”,为中日对话营造气氛,而不是以外交对话作为缓兵之计,等待时机再反扑。

  据《朝日新闻》今年9月所做舆论调查显示,日本受访者的83%认为日中关系“不好”,38%认为两国关系中的最大问题是“围绕领土的问题”,占首位,其次才是“历史认识问题”,占30%。[②]因此,未来的日本政府和外务省将不能无视这一现实而一意孤行。否则,不仅不可能处理好中日关系,还将被日本人民所唾弃。因为20亿以上的国民税金不去用于救济福岛核事故的灾民,却集中送给一家所谓“岛主”手中,而且根本不会因此而使得日本在拥有钓鱼岛问题上产生任何效果。因此,这种“盗卖与回购”中国领土的做法不仅会遭到中国的强烈反对,最终也不会得到日本人民的支持。

  若中日两国政府能就钓鱼岛及其相关问题展开对话,中方将充分听取和反映台湾同胞的声音。例如,建立海上相互信任措施和危机管理机制,通过重新谈判中日渔业协定,在钓鱼岛海域确保台海两岸渔民的捕鱼权利。如果官方正式渠道有所不便,可由民间专家或“第二轨道”发挥作用。

  中日通过学术人文交流,共同研究钓鱼岛归属的历史、法理等相关问题,共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与途径。现在这方面的主要障碍来自日本政府。日本政府似乎是生怕有违日本政府政策主张的意见形成主流。

  前景之六:中日两国政府谈判解决钓鱼岛主权争议问题或暂时搁置争议,以“求同超异、合作共赢”的精神,在中国海峡两岸与日本冲绳之间实现多样化的、相关地方之间的共同开发与合作事业。例如,海峡两岸与冲绳之间可以尝试展开海上的“古水道”观光旅游的共同开发。建立相互信任和友好关系后再讨论能源资源共同开发。

  未来中日关系应该回到《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所确立的正确轨道。中日双方首先应确认:以和平方式解决彼此之间的一切争端,而不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钓鱼岛问题也不例外。如果中日两国能变挑战为机遇,通过包括台湾在内的海上观光旅游等共同开发、互利共赢等方式缓解钓鱼岛矛盾,对中美日三边关系的健康发展及国际新格局的形成将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①]参见《外交部:日台渔业磋商违背“一中”原则》,《华声报》2005年7月1日。

[②]《朝日新闻》2012年9月24日。

友情链接
您是本站第501090位访客            版权所有 日本学刊杂志社
  • 本刊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 邮政编码:100007
  • 电话:(010)64039045
  • 传真:(010)64014022 64039045
  • 技术服务电话:400-921-98385
  • 国内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 邮发代号:8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