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关注杂志 二维码
  • 日本学刊网欢迎您!
贺平:日本参加TPP谈判的战略意图与政策论争
作者:贺平     时间:2015/11/23 15:36:47

(原载《日本学刊》2012年第3期,第五届《日本学刊》优秀论文隅谷奖三等奖)

内容提要2011年11月11日日本宣布参加TPP谈判。日本政府和相关团体的政策宣言、意见评估、研究报告等文献以及主流学者和意见领袖的言论表明,围绕参加TPP谈判日本国内存在“利益之争”、“方向之争”和“路径之争”。“利益之争”和“方向之争”涉及三大焦点问题,即如何权衡巩固日美同盟、构筑亚太伙伴关系网络与开展东亚外交的关系,在顺应深度一体化的地区主义发展趋势、参与制定地区治理规则中是否有可能面临被动参与的巨大制度成本,以及加入TPP对于突破农业等领域的国内改革瓶颈、迈出“平成开国”的实质性步伐的利弊得失。“路径之争”贯穿于“方向之争”和“利益之争”的始终,核心在于争论本身如何才能获得最广大社会群体的支持和认同,实现国民利益和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关键词: TPP 战略意图 政策论争 日美同盟 贸易自由化

  作者简介:贺平,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讲师。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是2005年6月3日由新加坡、文莱、新西兰和智利等四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2006年5月28日正式生效。2009年12月,美国正式宣布参加TPP谈判,随后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秘鲁、越南等国相继加入。截至2012年3月,九国共召开了11次谈判会议,一致同意力争在2012年内完成最终谈判。

  2010年10月1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在其国会施政演说中初步表明日本要参与TPP谈判的意向。2010年11月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横滨峰会上,日本政府将TPP确认为最终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的重要一步。由于日本大地震及其引发的核泄漏事故等突发事件的影响,2011年上半年日本国内对于是否参与TPP谈判的讨论曾一度淡化,之后重新升温。2011年9月野田佳彦就任日本首相,并在11月11日出席APEC夏威夷峰会前夕宣布日本将参加TPP谈判。官方表态没有使相关争论偃旗息鼓,反而在一定程度上使其更为激化。

  木村福成曾对日本加入TPP的战略意图进行归纳,认为对于日本而言,TPP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构筑伙伴关系”,其次是“建立规则”,最后是“贸易自由化”,三者缺一不可。①本文拟在梳理上述三大战略考量背后的各方言论基础上,考察所谓“推进派”与“慎重派”或者说“反对派”之间的“方向之争”和“利益之争”,进而围绕“路径之争”简要总结上述政策论争的意义。

  一、日美同盟与东亚外交的权衡

  关于TPP的论争,事实上是新时期日本国内对日本外交战略基础与方向、日美同盟地位与走向的新一轮政策讨论。正反双方都认识到,TPP所指涉的“伙伴关系”并不囿于甚至究其根本首先不在于经济领域,对日本外交的“大方向”及日美同盟的根本认知差异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各方对TPP的立场和态度。

  (一)推进派:巩固日美同盟,构筑伙伴网络

  “推进派”认为,参与TPP谈判对日本外交的战略意义在于三方面。

  第一,在鸠山由纪夫执政时期,日美关系曾出现疏离,修复、维系和强化日美同盟对于鸠山之后历届日本政府而言都成为外交战略的重中之重,在美国“重返亚洲”的背景下更具重要意义。加速TPP建设,是美国加大对亚太地区战略投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为日本巩固日美同盟提供了战略机遇。因此,有必要明确日美同盟的基本立场、强化相关职能,而不使其因普天间基地搬迁、预算削减等问题有所弱化。②

  第二,加入TPP谈判是对“东亚共同体”构想等日本原有亚太政策和理念的部分修正。不少学者认为,“东亚共同体”在很大程度上是鸠山由纪夫带有强烈个人理想主义色彩的设想。例如,添谷芳秀等就批评东亚共同体论只是一个基本的、长期的愿景或应有的姿态,关于具体的形态和实施的可能性缺乏重要的评价基准。③2011年9月10日野田首相在《呼声》上发表文章,强调日美同盟仍是日本外交和安全保障的基轴,明确表示日本并不需要“东亚共同体”这样的宏大愿景。④

  中山俊宏等学者强调,日美同盟对于“开放自由的国际秩序”有着共同的理念,这点与“繁荣与自由之弧”等“价值观外交”是相通的。⑤山内昌之等学者提出,有必要在此基础上构筑太平洋周边国家构成的“海洋国家网络”,促进地区的繁荣与稳定。在此背景下,日本应在地区一体化进程中把握先机或主动权。TPP被视为“太平洋世纪”来临之际构建共荣共存的环太平洋共同体的一种表现⑥,甚至是日本击出“逆转满垒本垒打的时机”,TPP所指的“伙伴关系”不但包括美国,也包括以美国的亚太盟国为核心的“发达民主国家”。因此,日本应“扩大”日美同盟,构筑“日美 x”的同盟体系。⑦

  第三,无论是日美同盟还是亚太伙伴关系网络,都具有明确的战略指向。在日本国内,政府智囊,学界精英并不讳言上述罗织亲缘背后的最大意义在于加深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关系,共同应对中国的迅速崛起。2010年6月11日,菅直人首相在参议院施政演说中提出,日美同盟不仅是亚太而且是全世界安定与繁荣的“公共产品”,背后存在着二律背反,即一方面中国崛起对现有国际体系的可能挑战成为这一公共产品的最大障碍,另一方面这一公共产品究其本质必须对中国开放,而中国也被认为在事实上受惠于该公共产品。⑧因此,今后日美同盟的最大功用在于诱导中国成为国际协调的力量。⑨

  2011年3月,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发布了题为《将来的国际情势与日本外交——对未来20年的展望》的年度报告书。一批日本著名政治学家对日本外交作了前景预测,认为不仅是日本,美国、澳大利亚、韩国、东南亚各国也都面临中国崛起后的新困难和新摩擦,因此各国应在共有的基本价值观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相互之间的合作关系。⑩

  (二)慎重派:重视东亚合作,开展自主外交

  与上述观点相对,“慎重派”的反论大致可分为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在情绪化的“开国论”或“落伍论”的渲染下,加入TPP不但对日本在国际舞台上谋求“正常国家”的目标无益,而且在既有的同盟关系中势必进一步加剧日本对美国的依附和屈从。“慎重派”的代表人物中野刚志指出,在世界各国面前承认本国“正处于锁国之中”,不但有损塑造国家形象,其“自虐”姿态在外交战略上也已先输一招。在他看来,日美同盟有其固有的军事战略意义,没有必要利用这一同盟谋求经济利益。(11)不少学者甚至意有所指地回顾了幕府末期的《日美友好通商条约》,言下之意TPP好似“黑船来航”,日本加入其中无非是再一次仰承美国鼻息。(12)

  其次,以野口悠纪雄为代表的部分学者认为,加入TPP实为南辕北辙。对日本而言,无论是从稳定地区政治经济格局还是对外经济依存和制造业发展来看,东亚特别是中国都应是重中之重,加入TPP并非当前紧要的政策选项。(13)“思考TPP国民会议”也提出,就日本的自由贸易战略而言,关键在于首先与尚未参与TPP的韩国、中国、欧盟、中国台湾等重要贸易对象签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同时与已经或有意参加TPP谈判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等继续推进EPA谈判,从而构建对美国的经济伙伴关系包围圈,以利于日后的对美谈判。(14)铃木宣弘等学者也表示,对日本而言,至关重要的是维持与世界增长中心亚洲的可持续发展、形成“10 3”的“亚洲圈”,只有这样才能维持对美国的抗衡力量,真正在对等基础上与美建立友好关系。(15)

  再者,一些学者担心中国未收到加入TPP的邀请,事实上也不可能加入这一带有强烈“中国包围圈”意味的组织,韩国、印度尼西亚等东亚大国也尚未或无意加入,日本加入TPP意味着亚洲的分裂,不但对改善日中关系无益,也会影响本地区长期、健康和稳定的发展。

  二、参与区域治理规则制定:捷足先登抑或受制于人

  当今世界的全球治理机制正在发生微妙而深刻的变化。在特定议题上,当世界贸易组织等全球性机制无法提供有效治理时,地区性、意愿联盟式的治理机制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TPP等地区贸易协定大都包含了贸易政策以外的条款,这种“更深的一体化”(deeper integration)已不局限于传统的、世界贸易组织主要涉及的政策范畴,在服务贸易、环境保护、政府规制、透明度、贸易便利化等诸多议题中也有更明确和严格的规定。换言之,TPP表现出一种“超越世界贸易组织”(WTO-plus)的特征。由于涉及贸易、投资、政府采购和竞争政策的“新加坡议题”等还无法在多边层次上为许多国家所接受,因此这些超国家但又次于全球层面的地区经济安排被视为有关国家政策协调的试验场,为最终形成完善的全球性政策机制奠定基础。(16)在这一过程中,是率先参与其中共同制定规则,还是游离在外甚至另起炉灶,成为各个国家的重要抉择。

  (一)推进派:把握规则制定的先发优势

  目前TPP九国谈判的议题,主要基于最初四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17)原协定除序文之外共有20章,涉及设立条款、一般定义、货物贸易、原产地规则、海关手续、贸易救济措施、卫生和植物检疫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竞争政策、知识产权、政府采购、服务贸易、临时入境、透明度、争端解决、战略伙伴关系、行政事业条款、一般条款、一般例外、最终条款等内容,谈判在此基础上设置了24个小组,涵盖21个领域。从中不难看出这一地区贸易协定所涉议题的广度和深度。

  “推进派”认为,“规则制定权”的先发优势稍纵即逝,日本不应眼睁睁看着这一机遇旁落。在2010年11月9日公布的《关于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基本方针》中,菅直人内阁曾提出,要在推进亚太地区的双边EPA、广泛的经济伙伴关系以及APEC等各个领域发挥“主导作用”,致力于在亚太地区形成“21世纪式的贸易和投资规则”。(18)2011年1月6日,时任外务大臣前原诚司提出,有必要在亚太地区通过协调而非霸权形成新的地区制度,促进地区发展。作为重要一环,“应在进一步发展迄今为止支撑本地区发展中国家发展和经济增长的基础设施之外,建立包含法治、民主主义、尊重人权、全球规范、包括保护知识产权在内的自由公平的贸易和投资规则等内容的机制基础(institutional foundations)”。(19)野田佳彦上任后提出了名为“太平洋宪章”的新外交战略,力图构建关于经济合作和解决冲突的全面规则,以确保亚太地区的经济可持续发展和地区稳定,希望与美国共同担负起地区“牵引者”的角色。经济和安保成为这一新战略的“双轮”,前者的基础正在于进一步扩充已有九国参加的TPP。(20)

  日本政府的这一战略构想也得到了不少政治家和学者的赞同。前外务大臣川口顺子就认为,对于特定议题,拥有共同问题意识和解决责任的国家应建立“功能性的主要国家联盟”,有了地区性“功能性的主要国家联盟”,全球性“功能性的主要国家联盟”也会自然而然地形成。事实上,应对金融危机的二十国集团(G20)、反恐领域的防扩散安全保障构想(PSI)、贸易领域的EPA或FTA、涉及温室谈判的“经济大国能源和气候论坛”(MEF)等都是已有实践成果,TPP也应从这个高度去考虑。从这个意义上说,TPP是结合经济与外交的战略考量。(21)

  因此,2011年10月31日,“要求早日参加TPP谈判国民会议”向经济产业大臣枝野幸男递交意见书,强调“参加TPP对日本的成长而言不可或缺,日本应早日加入谈判,参与制定世界贸易秩序”。(22)浦田秀次郎等学者也认为,如果能够凭借TPP在亚太地区构筑知识产权、竞争政策、政府采购等领域的制度架构,实现公正的市场竞争,那么对于改善这一地区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商业环境,使其日后加入TPP时遵守已有的规则体系都具有重要的意义。(23)就此而言,TPP的规则将在事实上成为亚太地区形成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重要作用因子。(24)

  (二)慎重派:正视被动参与的巨大制度成本

  “慎重派”则强调,对美国而言,较之撤销关税,TPP的经济收益更多体现在日本的规制改革等领域,无异于一个更大规模的“日本改造计划”。美国抛出TPP,事实上是将“日美规制改革与竞争政策倡议”常态化,如果日本政府在未能把握详情的情况下贸然加入TPP谈判,将面临美国政府的“漫天要价”。(25)

  换言之,日本加入TPP非但难以把握规则制定的先机,而且很可能受制于人,甚至危及国家经济主权。例如,在非关税壁垒领域,“思考TPP国民会议”等团体认为日本的相关产业将受到巨大冲击,经济政策和产业政策的自主性将面临极大制约:全民保险制度濒临崩溃,普通民众不得不支付高额费用购买医疗服务;外籍劳工的大量进入将影响国内护理等行业;部分企业为寻求价格低廉的劳动力,将转战海外进而减少日本国内的就业机会;在政府采购、公共事业投标以及邮政等领域,也将面临更大的国际竞争。

  三、“开国论”与“亡国论”之争

  对于日本市场开放、规制改革带来的巨大机遇和挑战,菅直人担任首相时曾提出“平成开国”理念。2010年后,日本政府将缔结FTA视为“实现新成长”、“开放国门”、“开拓未来”的必经之路。2011年2月,前原诚司又提出日本的经济外交有四大支柱,其中第一个支柱就是创造更为自由的贸易体制。(26)因此,围绕着参与TPP是否是日本突破改革瓶颈、践行“平成开国”的必由之路和当务之急这一焦点问题,日本国内展开了激烈争论。

  (一)TPP对日本经济社会的影响

  与亚太国家进行比较发现,贸易自由化的相对滞后成为激励日本加速市场开放的重要原因。日本政府在诸多文件中反复提及,与已经签署或生效FTA/EPA对象的贸易占本国进出口贸易的比例,美国为38%,韩国为35.8%,中国为21.5%,而日本仅为17.6%。(27)在参与TPP谈判的九个国家中,日本已经与新加坡、文莱、智利、马来西亚、越南等五国签署了EPA,与澳大利亚和秘鲁的谈判也在进行中。考虑到加拿大和墨西哥也相继表示了参与TPP谈判的意向,因此未来TPP的成员有望达到12个,超过APEC成员(21个)的半数。因此,加入TPP对于提高日本现有FTA网络的广度和深度将起到显著的作用。(28)

  现有FTA/EPA的自由化程度(十年内取消关税的产品占所有产品的比例)来看,日本也落后于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例如,美国与智利、韩国、秘鲁的FTA,双方的自由化程度均在98%上下。相比而言,日本与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智利、瑞士签署的EPA,日本的自由化程度仅为88.4%、87.2%、86.8%、86.6%、86.5%和85.6%。(29)为此,日本政府在《关于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基本方针》中提出,为了紧跟世界主要贸易大国的开放潮流,日本应在除部分敏感产品外的所有产品领域开展谈判,切实提高自由化水平。

  从基础产业来看,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的计算,如果日本不参加TPP且不与欧盟和中国缔结FTA,而韩国分别与美国、欧盟和中国缔结FTA的话,到2020年日本的汽车、电气电子产品、机械产品等三大基础产业将失去巨大的市场份额,由此可能造成出口减少8.6万亿日元,生产减少20.7万亿日元,实际GDP下降1.53%,就业减少81.2万人。(30)

  从宏观经济效果来看,日本内阁府川崎研一根据全球贸易分析项目(GTAP)的应用一般均衡模型测算,如果TPP规模达到8~11国,日本参与TPP且实现100%的自由化,对日本GDP的提升作用将达到0.48%~0.65%,约2.4万亿~3.2万亿日元;如果是参加目前九国组成的TPP,在今后十年将使日本实际GDP提高0.54%,增加约2.7万亿日元。(31)反之,根据经济产业省的测算,如果日本既不参与TPP也不与欧盟和中国缔结EPA,而韩国与美国、欧盟和中国缔结FTA且实现100%的自由化,日本的实际GDP将下降0.13%~0.14%,约0.6万亿~0.7万亿日元。(32)中川淳司认为,由于TPP不仅涉及货物贸易,而且牵涉到服务贸易、政府采购自由化、投资自由化、贸易便利化、食品安全标准、工业制品的标准认证、竞争法和竞争政策、劳动标准、环境标准等其他领域,其对日本经济和社会的影响还远大于已有的估算。(33)

  作为《新增长战略》七大战略支柱之一的“亚洲经济战略”的核心内容,日本政府提出要着力打造亚洲市场,扩大“亚洲内需”。外务大臣玄叶光一郎把参与TPP作为日本实现战略“逆转”的契机。在他看来,面临少子老龄化的日本在2046年预计人口不足1亿,如能参与TPP,将有望使亚太地区40亿人口的内需“作为本国的内需”,借助地区经济合作的机遇实现本国利益的最大化。(34)

  除了扩大市场规模,参与TPP的又一个经济收益在于“引进海外活力”,刺激日本国内的经济活动,提高环境、医疗、观光、服务业等诸多产业的国际竞争力(35),甚至在部分农业领域也有望引进海外的资金和人才,实现更大的自由化。(36)因此,对于日本来说,加入TPP,尽管将使大米等农产品产业遭受冲击,但在服务贸易、投资、政府采购等其他诸多议题上势必会提供巨大机遇。(37)如果将加入TPP带来的战略收益从单纯的经济增长提升至国家发展层面,其意义更深远。因此,加入TPP被视为新时期日本“经济治国方略”的一个重要代表。

  “慎重派”则针锋相对地提出,所谓“加入TPP,谋求亚洲增长”的判断并无根据。首先,从GDP来看,假使日本加入TPP,美国的GDP将占到所有参与国总和的约近七成,日本占24%,澳大利亚和剩余七国各占5%。从这一比例来看,所谓的TPP无非是一个改头换面的日美FTA或“扩大的北美自由贸易区”,日本在TPP中的核心贸易伙伴说到底还是美国而非所谓的“亚洲国家”。反观美国,如果没有日本的参与,与诸多小国缔结而成的FTA难以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因此美国极力诱导日本参与其中。

  其次,“锁国论”本身缺乏事实基础。“慎重派”认为,与其说日本是“闭关锁国”,倒不如说是为数不多的保持低关税的“开放国家”。尽管在精米、小麦、黄油、粗糖等例外产品上仍维持高关税,但日本的农产品平均关税仅为11.7%,远远低于欧盟19.5%、韩国62.2%和泰国34.6%的水平,工业品平均关税也仅为2.5%,低于美国的3.3%、欧盟的4.0%、澳大利亚的3.8%、韩国的6.6%和泰国的8.0%。(38)换言之,在国内市场业已充分开放的情况下,日本难以通过TPP等自由贸易协定取得过于乐观的收益。(39)“思考TPP国民会议”甚至有些调侃地指出,通常夏季平均气温上升1摄氏度,GDP就有望提高0.1%,参加TPP对日本GDP0.48%~0.65%的提振作用似乎无需大书特书。

  再者,从日美经贸攻防态势来看,日本在TPP中很可能得不偿失。一方面,奥巴马政府提出“出口倍增战略”,对于陷入金融危机泥潭难以自拔的美国而言,亚洲市场是其扩大出口、缓解高失业率的“强心剂”,日本国内市场将面临美国产品和服务的巨大冲击。2012年4月30日,奥巴马会见到访的野田首相时就明确表示,美国对日本在汽车、保险和牛肉三个领域的市场开放最为关心。另一方面,日本要想凭借TPP大幅打开美国市场恐怕也是一厢情愿。以汽车为例,美国的平均关税已降至2.5%,且大部分日本汽车生产厂商已实现了在美国的“当地生产”,故即便达成美日FTA,对这一产业的正面影响也极为有限。

  (二)能否打破农业保护的坚冰

  除了农业人口老龄化,弃耕面积扩大、规模化集约化经营滞后、经营成本居高不下等也是日本农业长期面临的老问题。因为竞争力较弱,农业问题长期以来是日本贸易自由化的最大障碍,以农林水产业为代表的特殊利益集团再度成为反对日本加入TPP谈判的主力军。

  这一派观点一再强调,食品、农业和农村政策被置于日本国家战略的重要位置,确保食品的稳定供应是国家最基本的责任和义务,农产品市场的“过度开放”将影响食品和能源的稳定供给、农林水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地区经济、社会和劳动就业的稳定以及环境保护等。根据农林水产省的估算,如全部取消关税,日本的农业生产将减少4.1万亿日元,由农业关联产业衰退造成的GDP下降将达到约7.9万亿日元。(40)此外,粮食自给率将从40%下降到14%,农业及其关联产业的就业机会将减少340万人,农业多种机能的损失将达到3.7万亿日元。(41)

  全国农业协同组合中央会(JA全中)、农民运动全国联合会、全国森林组合联合会、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等农林水产业组织,联合日本医师会、日本药剂师会、全国商工团体联合会、全国劳动组合总联合会、生活俱乐部事业联合生活协同组合联合会等行业组织,成为反对加入TPP的核心力量和机制载体。(42)A全中曾发起“反对参加TPP谈判千万人签名全国运动”,截至2010年9月30日共获得11668809个签名,另有365名议员在反对参加TPP谈判议员名录上署名。(43)可见其反对日本加入TPP的活动取得了相当的社会声势和政治支持。

  从中长期来看,自由贸易和经济伙伴关系对日本“强化农业基础,增强国际竞争力”助益良多,但是由于选举政治的“票田”作用、农林水产利益集团的特殊存在、传统社会文化等因素的作用,农产品的市场开放成为日本加入TPP不得不迈的一道坎。为了应对农林水产业等持续高涨的反对之声,简单地宣传自由贸易理念和TPP的整体收益事实上已难以收到成效,甚至适得其反。(44)为此,支持加入TPP谈判的“推进派”从机构设置和议题转换两方面努力争取“慎重派”或者说“反对派”的部分认同,力图弱化争论双方的对立情绪。

  首先,在机构设置方面,2010年11月,日本政府设立了“农业结构改革推进本部”,着力推进农业改革。11月30日,日本政府成立了以首相为议长的咨询机构“食品和农林渔业再生实现会议”,并建立了“食品和农林渔业再生推进本部”,其目的在于结合官民力量,推进高水平的经济伙伴关系,同时提高粮食自给率,振兴农村和农业,培育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其次,“推进派”针对自由贸易中所谓“赢家”与“输家”的对立,在议题设置和舆论宣传中着重强调两者的协同共荣,特别是通过转移支付等方式对TPP收益进行再分配,从而保护国内弱势群体,促进社会的和谐与稳定,防止经济的急剧动荡。例如,川口顺子和中村博彦等议员成立了“关于贸易自由化与振兴农林水产业并重研究会”,积极主张摒弃TPP与农业发展的两元对立论,实现两者的相互促进、协调发展。(45)日本贸易会也曾分别于2010年11月和2011年11月APEC峰会召开前夕,提交了敦促日本政府早日加入TPP的意见书。尤其是后一份意见书,用较大篇幅阐述了商界与农业携手合作,主张利用商社拥有的信息、机能和知识促进农业基础的强化和国际化。(46)

  四、“路径之争”中的官民互动

  2011年12月24日,日本内阁制定了《日本再生基本战略》,要求进一步推进与TPP谈判参与国的协商,从国家利益出发,收集相关信息、开展国民讨论。对日本政府而言,当务之急是向民众充分说明TPP的巨大收益,特别是其在促进竞争、改善技术和人力资源发展等方面的动态收益,并通过失业保险、公共补贴、劳动力市场改革等一系列政策提供充分的社会保障,应对外来冲击。(47)还有提议认为应设立由各主要经济团体和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的“对外经济战略国民会议”,增强讨论国家经济利益的透明度。(48)尽管如此,仍有观点认为,在尚未达成广泛社会共识的基础上,野田首相和日本政府贸然决定参加TPP谈判,至少在三方面难辞其咎。(1)缺乏党派协商和政治民主,个别政治领导人一意孤行;(2)“议题矮化”,一党内部的各个派系、执政和在野的不同党派、各个特殊利益集团都借TPP之机争权夺利;(3)政府缺乏信息公开和透明度,未能向广大民众充分阐释加入TPP的利弊得失。(49)由此,日本国内形成了关于TPP的“路径之争”。

  而且,从主流媒体于2011年末实施的民意调查结果来看,普通民众关于日本是否应该参加TPP谈判的意见仍然胶着,尽管调查数据有所不同,但大多数受访者对政府未能充分说明情况和提供信息普遍表示不满,相当数量的县议会和市町村议会也通过决议反对中央政府贸然加入TPP,各地方媒体也发出反对之声。

  鉴于此,正反双方除了组织街头演讲、召开讨论会议、提交政策建议、发布研究报告等外,还纷纷借助报纸、杂志、电视特别是网络等媒体的力量,宣传本方观点,倾听和汇聚民意。政界、学界、商界,以及由媒体、公共知识分子、意见领袖等形成的“第四种力量”等多方势力,不但在内部分化组合,而且建立了若干跨界组织,以期形成合力。

  在“推进派”一方,“要求早日参加TPP谈判国民会议”于2011年10月26日成立,伊藤元重、白石隆、本间正义为发起人代表,阵容既包括田中明彦、伊藤隆敏、北冈伸一、木村福成、田中均等知识精英,也包括日本经团联会长、日本商工会议所会长、经济同友会代表干事、关西经济联合会会长、全日本金属产业劳动组合协议会议长等经济团体领袖以及法务、医疗、农业、媒体等行业代表。经团联等三大经济团体和日本钢铁联盟等行业组织,都强烈支持日本政府尽早加入TPP谈判。(50)三大经济团体曾联合发表《要求早日参加TPP谈判》意见书,提出:对于人口递减的日本社会而言,为了增强竞争力、扩大和维持国内就业、提高国民生活,必须积极缔结与亚太以及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伙伴关系,要从推进TPP和强化农业产业基础两方面一起努力。(51)

  2011年2月成立的“思考TPP国民会议”,则是TPP政策论争中所谓“慎重派”或“反对派”的重要代表。该组织由宇泽弘文担任发起人代表,中央大学理事长久野修慈、参议院议员山田正彦担任副代表,其他还包括金子胜、□原英资、铃木宣弘等知名学界人士,以及日本医师会会长、日本药剂师会会长、全国农业协同组合中央会会长、全国农业协同组织联合会理事长、食品和农业再生会议事务局长等利益团体的负责人。“思考TPP国民会议”在其主页最醒目位置开宗明义地提出,其宗旨在于提供和传播“关于TPP的正确知识和最新信息”,形成“关于TPP的国民讨论”。

  综上,日本国内围绕是否加入TPP谈判的争论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面。一是“利益之争”,在争论中最为突出也最为激烈,争论主体是各个特殊利益集团及相应的官厅、议员、学者和意见领袖。涉及议题除了大米等农产品,还包括全民医疗制度、金融体系改革、产品质量和安全标准、公共项目招标、海外劳动力引进等诸多领域。(52)二为“方向之争”,问题的焦点在于从地缘政治经济态势来看,加入TPP谈判是否为当下日本的紧迫战略和最佳选择。三为“路径之争”,即争论本身如何才能获得最广泛社会群体的支持和认同,实现国民利益和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参见表1)其中,“方向之争”和“利益之争”涉及三大战略考量,“路径之争”贯穿于“方向之争”和“利益之争”的始终。


      上述论争至少体现出三方面特征。首先,从野田内阁和“推进
派”的立场而言,三大战略考量的权重依次降低,而在各个战略考量中潜在收益又大于可能的风险。正因为如此,“贸易自由化”所涉及的“利益之争”,尽管从表面上看最为剑拔弩张,但对日本政府最终决断的影响力又是相对最弱的,这或许是“高级政治”凌驾于“低级政治”的又一次写照。

  其次,野田首相宣布日本参与TPP谈判,并不意味着以农业利益集团为代表的“慎重派”或“反对派”已投子认输。与任何一项重大的对外经贸决策一样,是否加入TPP这种规模的地区经济一体化协定必须与本国的总体福利和国内各个利益集团的整体利益相符合,其命运是“贸易条件外部性”与“国内承诺问题”共同作用、特殊利益集团与在任政府相互博弈的结果,任何一个政府都希望将那些可能带来巨大政治损失的部门排除在自由贸易协定之外。(53)所以,即便真正进入谈判阶段,也不排除“慎重派”实质性延缓、阻碍甚至破坏谈判的可能。

  再者,日本关于加入TPP的争论具有十分明显的“事先游说”特征。一般而言,日本的FTA谈判分为国内讨论、政府间预备性协议、官产学共同研究、实际谈判、协议签字、国会批准、最终生效等七个步骤。宣布加入谈判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实际谈判本身仍是漫长、复杂的过程。即便是行政当局签署协议后,随着国际形势和国内政治气候的变化,立法批准阶段仍可能出现若干变数。考虑到民主党政权并不稳固的执政地位、野田佳彦等领导人政治前景的不确定性、国内消费税改革等其他重要议题的牵制、中日韩FTA于2012年年内启动谈判等国外因素,争论各方仍将面临长期而重大的博弈。

  注释:

  ①木村福成「TPP協定と日本の経済外交」、「『平成の開国』型貿易政策の真意を問ぅ」、『世界経済評論』2011年第3号、12~13頁。

  ②信田智人「公共財としての日米同盟と日本の役割一中国関係—」、外務省『日米関係の今後の展開と日本の外交』、2011年5月9日、201頁。

  ③添谷芳秀「日本外交の展開と課題中国との関係を中心に」、『国際問題』2010年1·2月合併号、13頁。

  ④野田佳彦「わが政治哲学『この日本に生まれてょかつた』と思える国をいかにつくるか」、『Voice』2011年10月号。

  ⑤中山俊宏「20年後のアメリ力と日米関係—同盟を漂流きせないためにー」、外務省『将来の国際情勢と日本の外交—20年程度未来のシナリ才·プラニングー』、2011年3月31日、37~49頁。

  ⑥入江昭「太平洋の世紀へ」、『国際問題』2011年9月号、1~4頁。

  ⑦別所浩郎·伊藤隆敏·神谷万丈·添谷芳秀·山本吉宣「国際情勢の動向と日本外交」、『国際問題』2011年1·2月合併号、17頁。

  ⑧添谷芳秀「公共財としての日米同盟—総論」、外務省『日米関係の今後の展開と日本の外交』、2011年5月9日、141~151頁。

  ⑨田中明彦「日本の外交戦略と日米同盟」、『国際問題』2010年9月号、41頁。

  ⑩細谷雄一「国際秩序の展望一『共通の利益と偭値」は可能か—』、外務省『将来の国際情勢と日本の外交—20年程度未来のシナリ才·プラニング—』、7~22頁。

  (11)中野剛志「TPPは卜口ィの木馬—関税自主権を失つた日本は内側から减びる—」、『THE JOURNAL』2011年1月14日号。

  (12)東谷曉·三橋貴明·中野剛志編『「TPP開国論」のウソ平成の黒船は泥舟だつた』、飛鳥新社、2011年。此外,2011年日本还出版了为数众多的强烈反对和质疑TPP的书籍,“美国阴谋论”和“TPP亡国论”成为夺人眼球的主题。

  (13)「八代尚宏VS野口悠紀雄TPPのもたらす経済効果」、『遇刊ダィヤモンド』2011年12月24日号。

  (14)TPPを考える国民会議「TPPとは、何か」、http://tpp.main.jp/home/。

  (15)鈴木宣弘「TPPをめぐる議論の間違い」、http://tpp.main.jp/home/。鈴木宣弘·木下順子『震災復興とTPPを語る—再生のための对案一』、筑波書房、2011年。鈴木宣弘·木下順子『TPPと日本の国益』、大成出版、2011年。羽埸久美子『ケ口一バル時代のアジア地域統合一日米中関係とTPPのゆくえ—』、岩波書店、2012年。

  (16)Richard Pomfret, "Is Regionalism an Increasing Feature of the World Economy?", The World Economy, Vol. 30, No. 6, 2007, pp. 923-947.

  (17)中川淳司「TPPで日本はどぅ変わるか?第2回TPPの背景、交涉の経緯と見通し」、『貿易と関税』2011年7月号、4~11頁。

  (18)閣議決定「包括的経済建携に関する基本方針」、2010年11月9日。

  (19)前原誠司「アジア太平洋に新しい地平線を拓く」、2011年1月6日、http://www.mofa.go.jp/mofaj/press/enzetsu/23/emhr_0106.html。

  (20)「野田首相『太平洋憲章』提唱へ鳩山政権の『東アジア共同体』構想から脱却」、『產経新聞』2012年1月18日。

  (21)川口順子「経済と外交」、『国際問題』2011年4月号、162頁。

  (22)「『TPP交涉への早期参加を求める国民会議』シンポジウムの概要」、2011年10月26日。「TPP推進派、枝野経產相に早期参加を要望」、『MSN產経ニュ一ス』2011年10月31日。

  (23)浦田秀次郎「日本のアジア太平洋経済戦略—TPPへの対応一」、『日本貿易会月報』2011年11月号、41頁。

  (24)石川幸一「TPPと東アジア経済統合の構図の変化」、『東亜』2012年5月号、24頁。

  (25)TPPを考える国民会議「TPPとは、何か」。

  (26)「前原誠司外務大臣経済外交特别講演会」、『日本貿易会月報』2011年3月号、6頁。

  (27)経済產業省『通商白書』、2011年8月、246頁。

  (28)浦田秀次郎「日本のアジア太平洋経済戦略—TPPへの对応—」、38頁。

  (29)経済產業省『通商白書』、2011年8月、248頁。

  (30)内閣官房「EPAに関する各種試算」、2010年10月27日。

  (31)「TPP経済効果、10年で2.7兆円政府が見解」、『朝日新聞』2011年10月25日。川崎研一「EPAの優先順位:経済効果の大きい貿易相手は?」、2011年5月31日。

  (32)内閣官房「EPAに関する各種試算」、2010年10月27日。

  (33)中川淳司「TPPで日本はどぅ変わるか?第1回はじめに」、『貿易と関税』2011年7月号、6頁。

  (34)玄葉光一郎「日本の豐かきはアジア太平洋地域とともに」、2011年12月14日、http://www.mofa.go.jp/mofaj/press/enzetsu/23/egnb_1214.html。

  (35)小林健「開かれた日本を目指して」、『日本貿易会月報』2011年1月号、11頁。

  (36)川崎研一「TPPの虚実:『国を開く』経済の活性化」、2011年1月18日。

  (37)Yorizumi Watanabe, "Broaden the Debate on TPP", AJISS-Commentary, No. 140, 18 February 2011.

  (38)TPPを考える国民会議「TPPとは、何か」。

  (39)从农业、医疗、劳动、金融等产业的角度分析TPP影响的论著也为数可观。廣宮孝信『TPPが日本を壞す』、扶桑社、2011年。石黒馨編著『FTA/EPA推進に何が必要か:農業·林業·介護士制度の改革』、勁草書房、2011年。渡邊賴純『TPP参加といぅ決断』、ウェツジ、2011年。

  (40)農林水產省「篠原農林水產副大臣記者会見概要」、2010年10月28日、http://www.maff.go.jp/j/press-conf/v_min/101028.html。

  (41)内閣官房「EPAに関する各種試算」、2010年10月27日。

  (42)矢口克也「TPPと日本農業·農政の論点—貿易自由化·食料自給率·農業構造·制度設計—」、『?{查と情報』第703号、2011年2月24日。山下一仁『農協の陰謀:「TPP反対」に隱きれた巨大組織の思惑」、宝島社、2011年。

  (43)全国農業協同組合中央会「TPP交涉参加反对に関する国会請願の紹介議員一覽」、http://www.zenchu-ja.or.jp/release/pdf/1319543828.pdf。

  (44)佐伯啓思「京都大学教授·佐伯啓思いかに国益を增進するか」、『MSN産経ニユース』2011年12月19日。

  (45)貿易自由化と農林水產業振興の両立に関する研究会「『貿易自由化と農林水産業振興の両立に関する研究会』中間報告」、2011年10月27日、http://yoriko-kawaguchi.jp/official/archives/pdf/20111027-2.pdf。

  (46)日本貿易会「2011年APEC首脳会議開催に向けての提言」、『日本貿易会月報』2011年11月号、10~11頁。

  (47)Takashi Omori, "A New Era for APEC and TPP", AJISS-Commentary, No. 140, 13 January 2012.

  (48)明石康·秋山信·旭英昭ほか「国際情勢と日本外交の課題」、『国際問題』2011年4月号、53頁。

  (49)竹中平蔵「慶応大学教授·竹中平蔵『TPP皆保険崩す』のまやかし」、『MSN產経ニユ一ス』2011年12月1日。

  (50)日本鉄鋼連盟「野田総理大臣のTPP交涉参加表明について」、2011年11月11日、http://www.jisf.or.jp/news/com-ment/111111.html。

  (51)米倉弘昌·岡村正·桜井正光「TPP(環太平洋経済連携協定)交涉への早期参加を求める」、http://www.keidanren.or.jp/japanese/policy/2010/101.html。

  (52)金子勝「平成の『属国』化TPPの嘘」、『世界』2011年12月号。

  (53)Giovanni Maggi and Andrés Rodríguez-Clare, "A Political-Economy Theory of Trade Agreements",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97, No. 4, Sep 2007, pp. 1374-1406. Gene M. Grossman and Elhanan Helpman, "The Politics of Free-Trade Agreements",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85, No. 4, Sep 1995, pp. 667-690.^

友情链接
您是本站第501090位访客            版权所有 日本学刊杂志社
  • 本刊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 邮政编码:100007
  • 电话:(010)64039045
  • 传真:(010)64014022 64039045
  • 技术服务电话:400-921-98385
  • 国内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 邮发代号:80-437